小小的腐

浮生若梦哟~

旋开旋落旋成空

江湖AU

除邱博外全员均友情向

OOC我的锅,背好了先>_<


第一章

人都说这话本里的有情人儿,总是一开始就遇上了,这道理通常没毛病。起码那些个女弟子津津乐道这些话许久,总该有些根据不是?

扯鬼的有根据!

张继科愤愤地戳着眼前的凉拌黄瓜,明明我这才是亲师兄是先遇上的咋就让人给拐跑了?!瞧着对面那对辣眼睛的“叔侄”,只盼着平地起来一阵风,好把俩人卷走了事。这笑得腻腻歪歪的真是老子的师兄师弟?真特么有辱我肖门名声!

旁边好不容易出来和几人叙个旧的宋鸿远瞧着张继科那一脸郁色,就大概猜出了这大哥又在想啥,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说我这不常跟俩人厮混的都见识过那么多次了张大哥你这还没习惯啊——

翻白眼归翻白眼,竹马还是很厚道地给方博又夹了块儿红烧肉,不过转眼就被方博夹起来往他“叔”嘴里送,边送还边废话。

“快快趁着没人看喂你一口!不许说不算数!”

这下小宋老板的白眼直接从心里挪到脸上来了。

邱贻可看到了还不满意,凑过去敲桌子。

“诶诶你这个小宋啊——我们这几个人也算有头脸啊要注意形象——”

被方博一把按了回去。

“鸿远你别理这老大爷,他就瞎正经!吃饭吃饭你难得来一趟!”

于是,方博就看到宋鸿远笑呵呵地把剩下几块红烧肉飞速地扒到自己碗里,笑道,

“那我吃了啊,方博儿你也多吃~”

方博的惨叫还没响起,就听邱贻可吆喝了一声,

“小二!再上盘儿红烧肉!”

“得嘞——”

唉,摆弄着黄瓜的张继科今天也感受到了来自食肉动物们的恶意啊,心疼一下。


其实邱贻可和方博的相识并不是张继科以为的由他介绍的,每次张继科言简意赅地跟郝帅感叹自己当时不应该专门在方博进入一道门时专门领着小师弟去认人,导致这俩人在他的牵线下一见钟情时,邱贻可就在一旁咧着嘴笑成个金菊呈祥,转身去找着捏自家小侄儿的圆脸,可是却从来不和这几个同门解释他俩的缘分。


邱贻可初见方博时也只是觉得这孩子可爱得不行,一双眼睛灵动活泼,跟每次师娘给二半夜饿醒的他们在厨房留的那盏油灯一样,让人眼前一亮。让他刚刚从一道门被罚回二道门的郁卒心情都小小的雀跃另外一下。再过了些时日,这小师弟很有些亮眼的拳脚功夫,倔强的性子,不管说的什么话,总有点儿绵的腔调,都让他感到了一丝熟悉和怀念,忍不住将目光多放在了方博身上一些。

方博可就没邱贻可那么好兴致了,彼时他刚刚从外门子弟晋了阶,听许多人说入了门派内门便与外面的一切天差地别,他也曾在成为外门子弟时有过不大好的经历,不免心思有些重,兴奋激动是有的,紧张无措的情绪却也没少了去。对于邱贻可,一开始他只是惧怕于这个长他许多的师兄总盯着他瞧,好像自己犯了他什么忌讳,挑着空子要整治自己一般。也因此,虽然与二道门的几个年龄相仿的小弟子玩得熟络了,心头压着事儿的感觉轻了一些,但防备着什么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

直到邱贻可再一次喝得有几分醉意时来回捏着他的脸玩儿,边玩儿边口气正经的提点他拳脚,还乱七八糟感叹了些什么。听着邱贻可明明听上去比较软和的嗓子,说出的竟是些“艹啊”,“他娘的”,“老子可是”“格老子要不是”之类的词儿,方博一边小幅度的反抗着他的“蹂躏”,一边思考趁他喝醉了笑话他他应该不记得吧这个重要问题。

虽然那次之后,方博还是有些惧怕邱贻可,但逗得狠了,也会和邱贻可发一些脾气。用邱贻可的话来说,你方博骨子里是有狂气的,就该放肆一些,反正你的心性,也拘得住你自己。

TBC


虽然写了结局,但这篇写哪儿算哪儿,随时坑,慎入>_<!

天哪博儿,邱哥这只是发在自己超级话题里的,根本没更博,你怎么看到的~?说,是天天逛邱哥的超级话题还是把邱哥设了什么特殊关注~~?

相思豆

好啦我的锅·····内有小破车,只吃小甜饼的妹子慎入>_<~

(下)

算着方博这边刚打完一场比赛,邱贻可心情愉快地在床边坐好,拿出一颗豆子,用力捏碎。

再一睁眼,邱贻可发现自己在一家宾馆的房间里,看手肘的动作,身体的主人该是趴在电脑前睡着了。

刚想吐槽说张煜东一个大小伙子咋这么早就打瞌睡呢,黑掉的电脑屏幕前映出了一张他很是熟悉的脸,我勒个去这不是张超这老小子吗?!这还带换人的?!

哎呦机会难得啊,先给他脸上画两笔还是把他头发剪了~?

盘算了一小会儿,邱贻可猛地醒悟过来,我是来找侄儿的,这玩意儿有时限不能浪费了!


方博打开门就看到“张超”站在门口一脸严肃,顿时有些紧张,

“超哥咋了?你胳膊又不舒服了?我给你拿药哈,我记得你放我这儿的!”

一把拽住方博,推着他进了屋,邱贻可寻思着怎么开口,

“侄儿啊——”

“超哥!你别学丫的邱贻可!你年轻着呢!咱不扮老啊——!”

好小子!

邱贻可上手就对着方博小肉脸捏了起来,边捏边挤兑方博,

“可以啊侄儿!私下净说我老哈!怎么平时没领会你邱叔老不老,啊?!”

“邱贻可——!!!”

方博吓得一下甩开邱贻可,吃惊的站了老远。

没错,眼前的人是张超,身上还有今天队医给他涂得呛死个人的药膏味儿,可这个神态,这个看向他的眼神,真的是邱贻可!难道····见鬼了····

脑补完毕的方博抬起眼悲伤地看向邱贻可,

“邱贻可····你出啥事儿了你说吧···你爸··咱爸妈知道吗···?”

说着主动走上前拥抱住邱贻可,整个人都带着压抑的哭腔,

“你放心,我照顾好他们!只是你快回去吧,万一····万一转不了世可就····”

被方博主动抱着感觉是很好没错,可这娃儿明显误会了啊!

也是,他这样的,一般可不就是这种情况吗···

听着方博声音都明显带了哭腔,邱贻可赶快把他脑袋抬起来,一边安抚着搓脸拍肩一边解释,

“侄儿啊这个是暂时的·····”

“我知道,你又不会害超哥···你····”

方博不等他说完就又往他怀里埋,急得邱贻可习惯性的就打算用平时打断方博的方式让他冷静,他亲了下去。

靠靠靠!看到方博吓傻的表情和他大眼仁儿里映出的张超的身影,邱贻可才醒过神,在和方博嘴唇堪堪一指宽的距离刹住车,这不是老子的身体!

终于意识到这个破豆子折磨人的地方,邱贻可心里一下被逼出了些火气。

“啊呸!个瓜娃子能不能好好听你邱叔说完!我没死!”

这边方博被刚刚邱贻可的动作吓到,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听完邱贻可的解释,方博照着“张超”的脑袋就是一巴掌,又急又气地指着邱贻可数落起来!

“你你你就是毛病!这都什么鬼!”

“要是有副作用怎么办?!哪儿有免费的好事儿?!”

“邱贻可!你!你说你这样,我们又能怎么样?!”

方博说得急了,拽着邱贻可的手就往自己胸口按,看着他不自在地往回缩,嚷嚷得更大声了,

“你看,你又能怎么样?你敢吗我敢吗?!你就折磨自己!”


邱贻可无奈地笑着,一把把方博拉倒在床上,不理他手忙脚乱地挣扎,搂着方博肩膀的手安抚地拍了拍,

“我能想干嘛呢,博儿啊——叔就想看看你——看看就好,睡吧——你不睡得快吗?睡着我就走了。”

方博也安静下来,在邱贻可臂弯里蹭了一下小小声地说,

“行吧我睡了,你能不揉我耳垂了吗?”


“超哥!你还没睡啊!”

“嗯,张煜东你少打游戏,早点休息!”

“诶好嘞!”

超哥,既然你没睡你刚才干嘛挂机啊?

看着一脸严肃的张超,张煜东没敢问出口。


装模作样回到房间的邱贻可看看镜子前的张超,不干点儿什么实在觉得浪费,可是听他侄儿的意思这家伙摔着胳膊了,也是不容易,算了,不狠作弄他了。


第二天一大早,整层楼上的鲁能队员都被郝帅放肆的笑声惊醒了。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张超你竟然光着身子来给我开门!你丫知道遛鸟犯法吗哈哈哈哈哈哈——!”

听着韩传熙和张煜东和林晨在那儿交头接耳,讨论着什么“超哥竟然裸睡——”“以后找他开黑还是电话通知吧!”“对啊万一被辣眼睛呢?!”之类的话,方博忍不住扶着额头往回缩了缩,邱贻可这家伙,都多少年了,还是这么爱闹腾——


之后邱贻可很是消停了几天,连电话游戏都没有搞,老老实实带着女队比赛,而方博连输几场,虽然努力调整心态,整个人还是越来越向着方苦苦的模式发展。

关掉回放,邱贻可想了想,掏出放置了一段时间的小豆子,捏碎后,熟悉的晕眩感传来,邱贻可暗暗祈祷不要一醒来正好是正在大口吃吃吃的张俊天······


一睁眼耳边就是闹哄哄地起哄声,自己算着时间来的,这时候侄儿他们应该是在训练,就近朝一个姑娘的大炮镜头瞅去,邱贻可发现自己这回附身了郝帅。

朝正在捡球的方博走去,邱贻可照着方博的正对着他一晃一晃的臀部就是一巴掌,耳边是小姑娘们尖叫着调转镜头跟过来的嘈杂声,邱贻可满意地看着跳起来想生气又不敢的方博,压低了声音说:“侄儿,这种程度碰你还是可以的嘛——诶,手感越来越好了啊~”

“你你你!”方博跳起来拽着他就跑,一口气跑到更衣室锁了门,才质问邱贻可,

“你怎么搞的你!我不是说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搂进了这个不甚熟悉的怀抱,耳畔是郝帅的嗓音中,掩盖不住地,邱贻可独有的语调,只有他听过的温柔语调。

“方博儿——方小博儿——虽然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了,要自己扛着没错,可你这——啊?调节得不行啊?”

“我是摆设?安慰话你邱叔是不会给你说,打个电话说两句笑话我还会吧?”

方博一下泄了劲儿,在“郝帅”肉实的肩头蹭了蹭,

“我忙着总结错误呗——”

“邱贻可我喜欢听你表扬我——”

“你知道我赢了的就成了——”

“三大赛输了再说不行啊——?”

“你这娃儿——”邱贻可笑着呼撸着方博软软的头发,语气中满是方博熟悉的宠溺,

“夸你夸你!咋能不夸你呢?我的侄儿多好一人啊——”

屋子内,一丝丝淡淡的甜蜜气息在两人之间弥散开来,

“邱贻可——”方博忍不住出了声’

“嗯?”邱贻可温柔的回应,手继续不紧不慢的揉着方博的头发。

“你摸够了没?!撒手!”方博满脸通红地挣出邱贻可的怀抱。

明知道后脖子是他的敏感,还越揉越往下,要不是这个身体给方博的违和感太重,他几乎要起反应了!

“哦···”有些遗憾地撤了手,邱贻可想解释自己真的是无意识的,唉,这种搞法,确实太磨人了。

看着这方甜甜有上线的趋势,邱贻可觉得目的也差不多达到了,该回去了。

“行吧咱们走吧,时间快到了。”

“这个还有具体时间?”

“嗯,我上回掐了表,21分钟不多不少。”

“这豆子还真是······”

“怎么了?”

“没,之前被张煜东科普过一些特殊的数···算了应该是我多想了!快走吧!”

看着急吼吼走在前面的方博,邱贻可叫住了他。

“侄儿,和你再说个事儿。”

“嗯?”

“下周我们队对鲁能,客场。你——不准备准备?”

“准备····准备什么啊!不准备!我回北京!肖肖肖指跟我说了这一轮结束就回北京!”

“行吧,那我走了——”

邱贻可无所谓地越过方博走了,留下方小博一个人红着脸在原地盘算着什么。


郝帅不明白,今天怎么只要他和方博站一块儿,场边那些小姑娘就尖叫个不停,他的耳朵哟!



一个星期,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在两人数着过的时间里,终于是过去了。

坐上大巴邱贻可的心就扑腾扑腾开始使劲儿跳,在看到鲁能的训练馆后更加急促,下了大巴和众人打了个招呼,邱贻可径直大步走到了方博的宿舍门前,推开没锁的门,一把把方博扣进怀里,人才稍稍平静了一些。

邱贻可揉着方博的后脑勺,吹着气在他耳边说:“我这可是实实在在来了啊,你怎么说呢侄儿——?”

方博整个后脖子红成一片,微微佝着身子把头埋进邱贻可的胸口,声音闷闷地传出来:“行李我打包好了,澡我洗过了,我待会儿坐飞机回国家队,你和他们去吃饭。在这之前,你,你····你又两个个多小时的时间!所所所所以邱贻可你看看看着办吧!”

看着办能办什么?办事儿呗!

小破车( qjey)

坐上了飞机的方博舒服地挪了挪身子,他家老邱这按摩手段越来越高了,虽然刚激情了一把,整个人却并没有怎么不舒坦,赶紧补个觉,下了飞机还有的忙呢,晚会儿再表扬他——

“哈秋——哈秋——”正跟人唠着磕的邱贻可连打两个喷嚏,打完了自己却笑了,惊得旁边的张超直说老邱你还是没事儿多锻炼吧,咋跟我一边儿岁数就老年痴呆了呢。

邱贻可往回怼他,结婚了的人咋整这么不浪漫呢?你这懂得太少啦——



“邱···?卧槽超哥痒痒痒!”

天津财大的训练馆里,张超刚伸手想去拍方博一把,让这小子给说道说道他的拍子到底哪里不好了,就看方博跟只兔子似的,一溜小跑地窜没了影,倒弄得张超一愣一愣的,这小子咋的了?做啥亏心事了?


超哥,他就是有点儿心理阴影,别管他~


哎呀方博啊,你邱哥其实貌似还有个两三颗呢。

END


其实本来是想写魂穿鲁能的帅哥们,借他们揉一把博儿的邪恶念头,没想到写出来的竟然还算正经,邱博果然是宠就对了~


相思豆

(上)

群里聊天时忽然产生的脑洞,趁着热乎写一下。

邱贻可掂量着手上的小袋子,深深觉得这人口数量一上去,什么怪人都能碰上了。

一个小时前,他不过是把一个崴了脚的女娃子送到了医院。她就神神叨叨地硬塞给自己了一个小袋子,说是可暂解姻缘之苦,名字也怪文雅,叫什么相思豆。

自己能有什么姻缘之苦啊,和自家侄儿心意相通,你来我往,眉来眼去这么多年,顺利得不行好嘛?!哪里就!哪里就······

好吧,也不是不苦,聚少离多血气方刚,这个问题也是一直让他鲠得不行。

多少个夜晚,一通电话,两双手,几声呻吟,就这么一带而过了。

以前在队伍里那些不经意又很频繁地碰触,对于现在的他们,都慢慢成了一种稀少的体验。

收拾收拾吃完晚饭后,邱贻可又注意到了被他随手放在茶几上的小袋子,寻思了一下,还是拿了过来。倒出来一瞧,其实也没几颗,浑圆的小豆子长得跟放大版的红豆似的,有点儿像····咳咳,不能想不能想。

捏着一颗左瞧瞧右瞧瞧,实在摸不着门道。拍拍脑门,邱贻可感叹自己也真是想这孩子想的紧了,怎么这种荒唐话都信了?这边手上一个力道没把控住,小豆子竟然就这么碎了,邱贻可顿感天旋地转,一下子人事不省了。

再睁眼,眼前却是方博放大的眉眼,着实吓了他一跳,看着方博肉肉的小脸在眼前晃悠,邱贻可虽然没搞清状况,也还是立马不吃亏地上手捏了一下。

“卧槽!张煜东你竟然捏我!你胆子很肥了啊!”

还没感叹完手感,这边方博的一脸恼怒叫出的名字立马让邱贻可懵了。

张煜东?那个最近在和侄儿一个俱乐部打球的小孩儿?

方博你是眼瘸了吗?!你叔我这么帅!和那个一脸痘的小子哪里像?!

正要训斥方博几句,就被方博拽着胳膊拉了起来。

“赶紧的陪我练两把!帅哥他们把球台让出来了!”

走到球场中间,场边举着相机或手机对着他们拍的妹子扎成了堆儿,一边拍还一边小声嚷嚷着什么“东子加油,让博哥钻球台~!”

邱贻可终于醒过神儿来了。所以现在是他附身到了这个张煜东身上?那个相思豆,原来是这么个搞法嘿!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好东西啊——

虽然在马列毛邓三科的思想教育下长了这么多年,但邱贻可对于这种对自己有利的事情,飞速地就接受了,歪着头瞧着方博嘿嘿地笑,自己可有好久没从这个角度看看他的小孩了。

最后方博险险赢了,打出了一身的汗,揪着“张煜东”就跑去场边休息了。

看着方博飞速地开始换衣服,邱贻可一下看直了眼,正打算摸一把,忽然就想到,这这这可不是老子的手!刚想和方博说明一下,忽然眼前一黑。

方博今天很是不爽,张煜东这臭小子,今天也不知道撞了什么邪,自己看他打瞌睡,好心叫他热身,竟然上来就捏他!完了今天还使劲儿怼他反手,累得他一身汗,热个身而已啊你这要跟我拼了的架势是怎么回事?!下了场刚歇一会儿,竟然又拽着他上场,还说什么“博哥快点儿今天咱还没练呢!我都睡一觉了!”你是不是在嘲笑我的体能,你是不是要反啊你?!

环视着熟悉的环境,邱贻可抬头看表,二十分钟左右?那看来是没什么副作用。倒是提醒他了一件事。打开电脑,邱贻可点开队员们帮他放在网页收藏夹里的网址,看起了直播。

一晃一个星期过去了,那次接触之后的体验让邱贻可着实有些忘不了,打完一场主场比赛回家,邱贻可掏出手机给方博打了个电话。

在说了一番腻腻歪歪地心里话后,邱贻可认真询问了方博打比赛的时间,在要挂电话的时候,还是没忍住,说了一句“等两天叔给你个惊喜哈——”就迅速挂了电话。

这边方博想了想,觉得有必要把手机交给郭指看着,让郭指帮忙注意一下快递的电话,估计是邱贻可又给自己买了什么东西。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