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腐

浮生若梦哟~

旋开旋落旋成空

江湖AU

除邱博外全员均友情向

OOC我的锅,背好了先>_<


第一章

人都说这话本里的有情人儿,总是一开始就遇上了,这道理通常没毛病。起码那些个女弟子津津乐道这些话许久,总该有些根据不是?

扯鬼的有根据!

张继科愤愤地戳着眼前的凉拌黄瓜,明明我这才是亲师兄是先遇上的咋就让人给拐跑了?!瞧着对面那对辣眼睛的“叔侄”,只盼着平地起来一阵风,好把俩人卷走了事。这笑得腻腻歪歪的真是老子的师兄师弟?真特么有辱我肖门名声!

旁边好不容易出来和几人叙个旧的宋鸿远瞧着张继科那一脸郁色,就大概猜出了这大哥又在想啥,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说我这不常跟俩人厮混的都见识过那么多次了张大哥你这还没习惯啊——

翻白眼归翻白眼,竹马还是很厚道地给方博又夹了块儿红烧肉,不过转眼就被方博夹起来往他“叔”嘴里送,边送还边废话。

“快快趁着没人看喂你一口!不许说不算数!”

这下小宋老板的白眼直接从心里挪到脸上来了。

邱贻可看到了还不满意,凑过去敲桌子。

“诶诶你这个小宋啊——我们这几个人也算有头脸啊要注意形象——”

被方博一把按了回去。

“鸿远你别理这老大爷,他就瞎正经!吃饭吃饭你难得来一趟!”

于是,方博就看到宋鸿远笑呵呵地把剩下几块红烧肉飞速地扒到自己碗里,笑道,

“那我吃了啊,方博儿你也多吃~”

方博的惨叫还没响起,就听邱贻可吆喝了一声,

“小二!再上盘儿红烧肉!”

“得嘞——”

唉,摆弄着黄瓜的张继科今天也感受到了来自食肉动物们的恶意啊,心疼一下。


其实邱贻可和方博的相识并不是张继科以为的由他介绍的,每次张继科言简意赅地跟郝帅感叹自己当时不应该专门在方博进入一道门时专门领着小师弟去认人,导致这俩人在他的牵线下一见钟情时,邱贻可就在一旁咧着嘴笑成个金菊呈祥,转身去找着捏自家小侄儿的圆脸,可是却从来不和这几个同门解释他俩的缘分。


邱贻可初见方博时也只是觉得这孩子可爱得不行,一双眼睛灵动活泼,跟每次师娘给二半夜饿醒的他们在厨房留的那盏油灯一样,让人眼前一亮。让他刚刚从一道门被罚回二道门的郁卒心情都小小的雀跃另外一下。再过了些时日,这小师弟很有些亮眼的拳脚功夫,倔强的性子,不管说的什么话,总有点儿绵的腔调,都让他感到了一丝熟悉和怀念,忍不住将目光多放在了方博身上一些。

方博可就没邱贻可那么好兴致了,彼时他刚刚从外门子弟晋了阶,听许多人说入了门派内门便与外面的一切天差地别,他也曾在成为外门子弟时有过不大好的经历,不免心思有些重,兴奋激动是有的,紧张无措的情绪却也没少了去。对于邱贻可,一开始他只是惧怕于这个长他许多的师兄总盯着他瞧,好像自己犯了他什么忌讳,挑着空子要整治自己一般。也因此,虽然与二道门的几个年龄相仿的小弟子玩得熟络了,心头压着事儿的感觉轻了一些,但防备着什么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

直到邱贻可再一次喝得有几分醉意时来回捏着他的脸玩儿,边玩儿边口气正经的提点他拳脚,还乱七八糟感叹了些什么。听着邱贻可明明听上去比较软和的嗓子,说出的竟是些“艹啊”,“他娘的”,“老子可是”“格老子要不是”之类的词儿,方博一边小幅度的反抗着他的“蹂躏”,一边思考趁他喝醉了笑话他他应该不记得吧这个重要问题。

虽然那次之后,方博还是有些惧怕邱贻可,但逗得狠了,也会和邱贻可发一些脾气。用邱贻可的话来说,你方博骨子里是有狂气的,就该放肆一些,反正你的心性,也拘得住你自己。

TBC


虽然写了结局,但这篇写哪儿算哪儿,随时坑,慎入>_<!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