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腐

浮生若梦哟~

虽有八方风雨,不忘安然岁月

(六)

苏州的天气不错,其实挺适合出来玩儿的。这是闫安在出了机场后的第一个念头。

混双止步八强之后,闫安就歇了下来,他会在方博打了两局之后去休息室等着他,也不看完比赛,反正在休息室里用手机也可以上网看。他不是不想看的,可也不清楚为什么,又有些不敢看。拿起手机后,他总是先看一些之前在高铁上上网搜来的东西,然后心里默念一些准备好的心灵鸡汤,才开始继续看方博比赛的直播,等着结束。

可是等的时间有些长了,一天又一天,方博打了一场又一场。

捏着手机,闫安觉得眼睛有些发直,自己心里好像回响着各种声音,躁动轰响,又安静荒凉。一时似乎在期待什么,一时又空落落的。在方博回来之前又压住心思,说些小话,闹腾两句。

而方博每次都打断他,使劲儿握一下他的手,就回房间洗漱去了。一夜无话。


当那个小白球划过对面球台边缘的上空后,结束了。

闫安有些惊慌的放下手机,解说的声音还在从手机的扬声器里传出来。他却满脑子都是前几天输球后,搭档武杨使劲儿握了一下他的手,小声而坚定地说了一句:“还能继续。”不知是说给他听,还是姑娘说给自己听。

方博每一次比完赛回来握住他的触觉又鲜明起来,一次次的力道似乎在这一瞬间叠加到了手上,让闫安觉得虎口生疼,整个人有些发懵地安静坐着,心里头却热腾腾滚起来。

直到熟悉的脚步声在走廊响起,闫安才慢慢握紧双手,平静了一些。

抬起头看着方博朝他走过来,又平又短的一段路,方博走的磕磕绊绊,最后还是闫安实在耐不住,大步走过去抱住方博,方博回抱住他,下巴蹭着闫安肩膀,嘴里断断续续念叨着:

“闫安。”

“嗯。”

“我觉得挺高兴的。”

“嗯。”

“哎,真的挺高兴的。”

“嗯。”

“可是又,又挺难过。”

“嗯。”

“我这回他们都说我打回本儿了,对吧?”

“嗯。”

“可是我就感觉,我感觉我还可以···也许还可以···”

后面的话就没有了,闫安感觉方博把脑袋死死地抵在他肩坎儿上,一会儿就湿了一大片。他使使劲儿,把方博搂得更紧了一些。

我这是擦汗呢。

方博感受到了,拍拍闫安的背小声狡辩,却也没有放松力道。

嗯,没错,我们互相擦擦汗吧。

闫安靠上方博的肩头,也蹭了几下。


“我很享受这次比赛,我把我所有的东西都打出来了。”

闫安看着面对媒体笑得羞涩而坦然的方博,也跟着默念了一句什么,可惜除了他自己,没人听得清。


回去的高铁上,闫安瞅着方博睡得人事不省的模样,低低笑出了声,掏出手机,一点点开始删东西。

他的手速并不快,透过指缝,依稀可以看见一些“十大必去的苏州景点”,“苏州不能错过的美食”之类字样的标题和公交线路图之类的。

没几下删了个干净,把手机放好,闫安往方博的方向靠过去一些,最后将将挨着方博,也闭上眼睛打起了盹儿。

想和你一起看的风景真的有许多,但看来不是现在,现在确实,也不是时候。最重要的大概不是和你一起做什么,而是和你一起。


张继科路过两人座位去打水喝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副画面:

两个大小伙子肩顶着肩,头挨着头,挑染了一些黄色的头发梢将将挨着,难得睡得还算安静。两个人此起彼伏呼着气,看起来就像一块不甚清晰的镜面的两端,咋看两边并不一样,却又看上去很是有些相像。

张继科心思一动,掏出手机拍了下来。那之后,这张照片作为闫安方博的手机桌面,很是有一段时间。唯一不同的大概是,嗯···闫安给稍微加了个滤镜。


后来方博又开了一次直播,闫安窝在边上观摩,看他认认真真又嘻嘻哈哈地回答问题,直到看他说出自己的游戏id,捂着嘴在边上笑得要躺下,吓了人工作人员一跳。

可不是好笑吗?

就算比以前多了几条褶,眼袋重了几分,小孩怎么看都还是那个小孩,流氓抠脚什么的,虽然是游戏里的戏称,可这一脸娃娃样子哪里又合得上?

厦门的夏天日头高悬,窗子外头的太阳光给方博脸上加了个透明罩子。平时就柔和的五官这会儿看着更加软绵绵,棉花糖似的,咬一口好像就要没了。

闫安看着,应和着说笑着,然后愣着。

直到方博给了他一肘子他才醒过神儿来。

“入迷了嘿~?哥这么好看啊让你罚站四十多分钟啊~?”

闫安也不回他话,搂上他的肩膀,笑着凑过去讨亲吻。

就是看你好看啊,哪儿哪儿都好看,这么久了都好看。

四十分钟算什么呢?我能看一辈子。


来路曲折,前途未卜,从来都风雨不断,然而看看你在我身边,一切又似乎和那些记忆里岁月静好的日子没有区别,真好。

END

评论(1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