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腐

浮生若梦哟~

虽有八方风雨,不忘安然岁月

(五)

方博下定了决心要好起来,一开始打着十二分的精神跟着肖战跑东跑西寻医问药,最终敲定了治疗方案,时不时地就要医院宿舍的两头跑,本来就和闫安难得亲近,现在趁着肖战不跟着了,俩人就靠着手机这个伟大发明腻歪了起来。

彼时微信刚刚火起来,俩人尝着新鲜,彻底舍了短信。听着彼此的声音从那头时不时传来,还不会扣太多话费,你别说,还挺安心的不是~?

——你说我照这么多片子,会不会先过辐射而亡啊闫安?

——你这几次去都是那个刘大夫吗?

——是啊,咋了?

——人家都还活的好好的,你瞎瘠薄担心啥?方博儿这不像你啊?你不维护你那糙老爷们儿形象了?

——咳,据说生病的人感情比较纤细····

——···你又听你表妹还是我表姐瞎叨叨了?人姑娘说的是生病的女人吧?

——耳环男,你说点儿好听的我当没听见刚才那句!

——我那是耳钉!

——有区别?

——我!算了不跟你贫了,集合做体能了,午饭再跟你说。

——诶闫安,你,那啥,你,好好打,哈,老肖· ··反正你好好打!

——博哥,瞧好吧您呐!

结束了休息,闫安把手机朝背包里一扔,撤了脑袋上的毛巾就小跑着去集合了。

今天的跳跃训练并不是很流畅,闫安总觉得自己反应慢了一些,想着做完就去跑一组往返来练练脚。然而随着倒数第二组跳跃的最后一个落地,闫安感觉自己的整个右脚好像被人拿刀子捅了个对穿,剧烈的抽痛使他随着落下的动作一下坐到了地上,眼前瞬间泛起了黑雾。

抱着侥幸心理坐了一会儿,脚上的疼痛竟然更加鲜明了,闫安慌乱的情绪才一点点漫上来,他想张口叫不远处的张队医,却鬼使神差地摸到了就在手边的背包,抽出手机,继续给方博回起了微信。

——方博你在吗?

——你是不是偷懒啊小新,这才多大会儿一组力量就做完了?别整这套啊!赶紧练中午再聊!

——我好像摔到脚了。

·····

语音发出去的唰唰声刚响起没几秒,方博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闫安你现在怎么样?!”

“肿起来了,应该是·····”

闫安看着自己慢慢变得红肿的脚踝,不知道自己怎么还能咬着牙根这么平静地回话。

“闫安!”

“张队医呢?!你,你现在是不是在乐伟哥那里?!他怎么怎么说?!”

“没呢,没叫人,我先坐一下,你冷静,别使劲儿握手机啊——嘶——”

电话那边安静了几乎有一分钟,方博的声音才从另一边慢慢撞过来,无线信号把声音原有的情绪完好的搬运过来,一个字一个字扔到到闫安心头上,撞得他心口酸酸软软,痛的感觉莫名轻了一些。

“闫安,你该庆幸我现在不在队里,不然老子现在一定过去把你揍趴下。”


张乐伟跟肖战扶着闫安去会诊室的时候还开玩笑说现在的孩子真是丢啥不能丢手机,瞧瞧这攥得可紧。

肖战吭哧吭哧喘着粗气让他闭嘴,说少吵吵,老子现在脑子疼,大概是中耳炎犯了,等会儿得去医科大附属挂个外科的号看看心脏。

闫安瞧瞧调节气氛失败的张大队医,又瞧瞧脑壳子通红已经开始胡言乱语的肖战,忽然也觉得心口疼,为自己难过,还有些说不清对着谁产生的愧疚。


——闫安你丫怎么样了?!

——别说,比你轻,小半月不到我就可以进行恢复训练了~羡慕不?

——我羡慕鬼!不是,老肖···肖指导那儿···那儿那儿那儿还好吧?

——你别说,头疼医屁股,伍六一班副真没骗人!

——哈?你在哪个军队医院里治了?

可不咋的,闫安揉着自己刚才挨肖战骂时被肖战顺手揪了又揪的头发,觉得脚都没难么疼了。

——我跟你说方博,我现在啊,脑子比脚疼···就刚才,我感觉头发好像又长到可以剪的长度了嘿··

——你不是前天才剪过?不是,诶闫安你别是脑子长脚上给顺道崴了吧?这前言不搭后语的什么毛病···

——这你甭管了,诶方博你今晚回来不?

——废话,不回来明天谁给你个病号打早饭?

——哟~早饭?

——···你和大番这几天换换房!

——对了闫安。

——怎么?

——咱们能行的,苦都吃过了。

——行了你,怎么又说这个啊——赶紧的啊,趁着下一波激光照射前睡个午觉吧你——

——你看你这人!诶,行吧我去找地方睡觉了。

——嗯。


“太值得纪念了,这就是你未来的金牌你看!滴得越多金牌越多!”

陈洋指着地胶上的水印子开导闫安,语气认真。

直溜溜杵在陈洋头顶上喘粗气的闫安斜眼瞧着镜头转过去,就笑着拿手肘撞撞陈洋,

“行了啊还砸地上的金牌呢,大哥你那心理学可再练练吧——要是努力就能拿着牌儿,别说国家队了,省队都可以金牌铺地,奖状糊墙了——能升上一队的,有几个信这话啊陈老师~?”

陈洋笑模笑样地瞧着他,说道,

“可是我这话你不信,不就更没盼头了~?”

似乎站得累了,陈洋一屁股坐下来,仰着头继续刚才开导闫安的工作。

“闫安,你脑子转,方博也和你说过这些话吧,对就是方博,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俩有问题——方博也和你说过类似的吧,你也不信对吧?可他就信吗?他不信也得信呐——你们要练的调整自我这个环节,有一部分就是信这些,信努力就有回报,信吃苦就可以提高,信面对比你强的你能爆种,不然呢?你的金牌前面尽是高山大海拦着,你是打算淹死在海边还是摔死在山脚?没个念想你的心理状态更是个脆皮。”

闫安愣愣的看了陈洋一会儿,也哈哈哈笑着小心地挪下来坐在地上。

“陈老师你这个倒是说得不错嘛~刚才对着镜头咋不说这个,你微博说不定会涨粉!中国卡耐基有没有~”

“哼~”陈洋有些小得意地掀了掀眼皮,

“那当然还是得给你留个面子的——”


闫安单脚蹦到门边,给单手提着俩饭盒的方博开门,看着方博把饭菜放到桌子上,又蹦过去来摆开饭盒,吃完饭他把盒子收到袋子里,再由方博扔掉。

看着两人娴熟地动作衔接,闫安不由笑了出来。

方博扔完垃圾就跟看神经病似的拿眼瞅他,

“闫安,瞅你这一脸傻样儿,又嗑脑子了?诶你看这是几啊?”

“滚你的方博!我好着呢!不是我说,你看咱俩这,天残地缺,武侠小说里这就是绝配啊——”

方博却难得没有怼他,而是坐在床边拍了拍床。

“过来,你博哥给你捏两把。”

闫安四仰八叉地躺在方博床上,看他不甚熟练但动作规范地在拿左手在自己右腿上揉捏捶打。也笑着拽过了方博的右手认真按摩起来。

“你在哪儿···?”

“···学的?”

“乐伟哥···”

“···教我的。”

瞧着和自己异口同声问了问题又回答了的对方,两个人实在绷不住笑了起来,惹得徐晨皓从闫安屋里钻出脑袋来看情况,又在两人嫌弃地挥手叫他闪人后,翻了个白眼钻了回去。方博脸朝下横压在闫安身上,和闫安摆成一个大加号,两个人的腹肌交叉着压在一起,彼此说话时微微的震动如此安心,好像可以就这么躺很久,嗯,至少能躺到食堂下个饭点儿,对吧?

“还天残地缺,我可不和你组这种组合啊,要么你换个名儿,要么你换个人去——”

“当然是换个名,咱俩天作之合。”

“···你就憋不住你看电视剧学的那几个词儿是吗闫安?”


在闫安的自我理论里,好了的伤,能淡化就最好别留疤。所以后来他偶尔也尝试着拿这件事跟方博开玩笑。

“方博啊——你还记得当时说要把我揍趴下吗?”

“咋着?!你又伤哪儿了?!”

“没没没!”

赶紧搂住自家要暴走的恋人,闫安笑着继续开玩笑,

“其实我当时就趴着呢!用不着你动手~”

“来来来!我看你是欠得慌,趴下!博哥给你整点儿伤病!”

“什么伤病?肾亏啊?”

“靠!”

“好嘞~”

看来这坎儿是过去了不是?挺好挺好~

TBC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