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腐

浮生若梦哟~

虽有八方风雨,不忘安然岁月

(三)

闫安知道,在别人看来,他和方博可以算是模范情侣了,闹腾归闹腾,矛盾却是似乎没有的。所以是“似乎”啊,毕竟是同一个项目的队友,又实力相当,有竞争再正常不过。除了竞争,合作,都让确定关系之处的两人别扭了好一阵。不是没想过分手算了,11年的直通之前,队内练习比赛他俩就互摔过拍子好几次了,也在宿舍里埋怨不适合和对方对打,被肖战兜头一顿狠骂。好在这么多年对手当过来,一切都还可以控制,压住心性比也就比了。而后直通碰上,乒超双打碰上,他们都以为渐渐适应改正了······可惜没好透的炎症,内里不治,好不了。

3:2输了,方博和闫安盯着显示4:11的记分牌,眼睛都有些发直了,在比赛结束后的握手中甚至差点漏了对面的选手。这2011年的大运会团体赛,结结实实给他们长了个记性。还好,团体最后还是赢了。坐在场下的俩人互看一眼,都不约而同地轻轻呼了一口气,然而脸上紧绷的神情一直到回了住宿的地方都为改变。


“我觉着我们是真不适合双打。”

洗了澡,闫安擦着头发从卫生间出来叫方博去洗,冷不丁就被坐在床上还没放松下来的方博的甩了一句。

“为什么?”

“我俩打法不像但是身法像,毕竟都是肖指带的;我俩技术不错但是不互补;我俩平时不太组双打所以不合适;我俩太熟了不容易出奇制胜;我俩、我俩·····”

可是这回方博却没有秉持他虽然温和但还算直来直去的的语言风格,有的没的说了一大对。闫安似笑非笑的看着方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直到编都编不下去。

“是啊,上回我还说不适合对打呢。不适合双打不适合单打,咱们退个役,出个国,再离他个十万八千里?”

“······”

看着方博没回话的意思,闫安拿过要换洗的衣服扔到方博头上,试图结束谈话。

“嗯,行吧不合适,快去洗吧。”

方博将衣服愤愤地团吧成一疙瘩,揣着冲进了卫生间。

咣!

关门声就好像一个警告砸在两人心口。

为什么?闫安知道,方博也知道,

太在意对方的存在,影响太大了。

头发已经吹干了,闫安也没有急着睡,坐在床边愣神儿,和方博刚才一样,等着对方出来。


方博出来看到和他一样绷着劲儿坐在那里的闫安,皱了皱眉头,拿毛巾裹吧裹吧把头发下好拾掇一下,也一屁股做到闫安对面的床上。可是憋了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

忽然,方博站起来开始收拾被褥。

“怎么啊方博儿,你这是要分啊~?”

闫安语气带笑,可方博不用回头都知道,闫安此时脸上的神情有多严肃。

“没,深圳太热了,我受不了我去丁指屋里吹会儿空调没准儿就睡了吧你别等我我·····”

说着说着就没音儿了。方博也不再强行找话题,闷不吭声地继续打包。

闫安听着方博带着点儿小颤音的调子,忽然就没了气性。伸出大脚丫子朝对着他的圆屁股稍微带着劲儿一踹,直接把人给踹趴到床上了。

“干嘛····?”

方博的声音从一堆棉织物中传出来,音调都变得和平时不大一样。

“把我这床也拿去,你打算睡光板床?去吧去吧,走好?”

闫安把自己的被子扔到方博背上,直挺挺倒在床上,抄着手就打算睡了。

方博抱起两床被子,逃似的跑出房间。


那帮女队姑娘说得对!脑子里有事儿真是越睡越清醒!

再又一次被光怪陆离的梦境惊醒后,闫安终于承认他不是因为没被子睡不着了。

将睡不睡的人脑子最是晕乎,迷迷糊糊地愣着神,心里头那些刻板在意的事儿忽然变得轻飘飘的,闫安感觉自己一下子有些想通了一下子又陷入新的纠结····

纠结个屁啊!

坐起来使劲儿拍了一下脑门儿,闫安心想我特么到底折腾毛,除了偶尔出去打比赛,我都听了两年方小博有节奏的呼噜了怎么就能说不听就不听了是吧!

翻身下床打算去走廊透口气,明天得和方博好好说说,说顺溜脑子里的这一团乱,拉开门的一瞬间,方博卯足了劲儿要砸门的拳头也直直落在闫安胸口。

“嗷靠靠靠!方博你特么——”

话还没说完就被方博抱住了,毛栗子似的绒脑袋蹭在胸口,闫安觉得胸口好像也没怎么疼了。

“闫安我觉得不听你磨牙睡不着···”

方博抱着闫安不撒手,闫安一边回抱着方博把他往屋里拽一边在心里吐槽:污蔑!你那呼噜声还听得见我磨牙?!

矮油~闫小安你也没否认你磨牙嘛~

一夜好梦,除了第二天丁指和胡冰涛咧着嘴巴笑话俩小娃子闹矛盾整的跟分手似的,这个坎儿好像就这么迈过去了。

回国家队的火车上。并排坐在硬卧上的两人把手藏在被子下,你捏我一下我捏你一下的逗着玩儿,嘻嘻哈哈讨论着最近有什么好游戏玩儿。


“那你俩最后怎么解决的啊~?”

方博的表妹在电脑那头饶有兴趣地追问。

“还能怎么样,我们可是专业的诶,硬怼着打呗,就练呗——”

“哎呦没意思,哥你们怎么这么简单粗暴啊,我还以为有什么爱的秘方呢——要我说,怎么感觉着挺严重的,可是又好像没什么事儿啊?”

“别想这这那那乱七八糟的了,反正就解决了呗——这么晚了你快睡吧行吗?!”

“我的哥!现在都2012年9月份了!你们都抱成团打第二次公开赛了!你这才讲到你们刚开始闹矛盾!我帮你们在阿姨面前美言可不是只打算听这么点儿啊——”

“····什么鬼就抱成团。改天再讲吧我请你吃大餐成不?”

方博嘟囔着打了个哈欠,朝身后的闫安比着手势让他过来救场。

“行了大妹子我们得睡啦——刚打完决赛呢累啊——”

闫安凑到电脑屏幕前试图关机。

“闫安你小气的!嫉妒使人丑陋我跟你说!你都没以前帅了!”

“嘿!我——”

“那是,你认识他那个时候闫安的眉毛还没有那么粗呢……”

方博小声地感叹着,无意瞟到了闫安的脸色,赶紧又补了一句。

“不过人都是一样的帅!”

晚了我听到了!

闫安扑过去把方博搂进怀里,拽着滚到宾馆的床上。

然后又滚到了地上。

毕竟所谓标间,都是两张床。

单人床。

唉,真是太窄了不是吗~?

等俩人互相扶着站起来,电脑另一边,表示闪瞎了的妹子早已经关了视频。

其实有什么好解决的,无非不就是想通了吗?小情侣之间都灵犀相通了,还想搞什么大新闻不是~?


侯英超:小雨啊隔壁怎么了?别是打架呢我去看看吧?

周雨:侯哥——他俩肯定在打架,放心没事儿!过去会被闪瞎的!

TBC


评论(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