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腐

浮生若梦哟~

相思豆

(上)

群里聊天时忽然产生的脑洞,趁着热乎写一下。

邱贻可掂量着手上的小袋子,深深觉得这人口数量一上去,什么怪人都能碰上了。

一个小时前,他不过是把一个崴了脚的女娃子送到了医院。她就神神叨叨地硬塞给自己了一个小袋子,说是可暂解姻缘之苦,名字也怪文雅,叫什么相思豆。

自己能有什么姻缘之苦啊,和自家侄儿心意相通,你来我往,眉来眼去这么多年,顺利得不行好嘛?!哪里就!哪里就······

好吧,也不是不苦,聚少离多血气方刚,这个问题也是一直让他鲠得不行。

多少个夜晚,一通电话,两双手,几声呻吟,就这么一带而过了。

以前在队伍里那些不经意又很频繁地碰触,对于现在的他们,都慢慢成了一种稀少的体验。

收拾收拾吃完晚饭后,邱贻可又注意到了被他随手放在茶几上的小袋子,寻思了一下,还是拿了过来。倒出来一瞧,其实也没几颗,浑圆的小豆子长得跟放大版的红豆似的,有点儿像····咳咳,不能想不能想。

捏着一颗左瞧瞧右瞧瞧,实在摸不着门道。拍拍脑门,邱贻可感叹自己也真是想这孩子想的紧了,怎么这种荒唐话都信了?这边手上一个力道没把控住,小豆子竟然就这么碎了,邱贻可顿感天旋地转,一下子人事不省了。

再睁眼,眼前却是方博放大的眉眼,着实吓了他一跳,看着方博肉肉的小脸在眼前晃悠,邱贻可虽然没搞清状况,也还是立马不吃亏地上手捏了一下。

“卧槽!张煜东你竟然捏我!你胆子很肥了啊!”

还没感叹完手感,这边方博的一脸恼怒叫出的名字立马让邱贻可懵了。

张煜东?那个最近在和侄儿一个俱乐部打球的小孩儿?

方博你是眼瘸了吗?!你叔我这么帅!和那个一脸痘的小子哪里像?!

正要训斥方博几句,就被方博拽着胳膊拉了起来。

“赶紧的陪我练两把!帅哥他们把球台让出来了!”

走到球场中间,场边举着相机或手机对着他们拍的妹子扎成了堆儿,一边拍还一边小声嚷嚷着什么“东子加油,让博哥钻球台~!”

邱贻可终于醒过神儿来了。所以现在是他附身到了这个张煜东身上?那个相思豆,原来是这么个搞法嘿!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好东西啊——

虽然在马列毛邓三科的思想教育下长了这么多年,但邱贻可对于这种对自己有利的事情,飞速地就接受了,歪着头瞧着方博嘿嘿地笑,自己可有好久没从这个角度看看他的小孩了。

最后方博险险赢了,打出了一身的汗,揪着“张煜东”就跑去场边休息了。

看着方博飞速地开始换衣服,邱贻可一下看直了眼,正打算摸一把,忽然就想到,这这这可不是老子的手!刚想和方博说明一下,忽然眼前一黑。

方博今天很是不爽,张煜东这臭小子,今天也不知道撞了什么邪,自己看他打瞌睡,好心叫他热身,竟然上来就捏他!完了今天还使劲儿怼他反手,累得他一身汗,热个身而已啊你这要跟我拼了的架势是怎么回事?!下了场刚歇一会儿,竟然又拽着他上场,还说什么“博哥快点儿今天咱还没练呢!我都睡一觉了!”你是不是在嘲笑我的体能,你是不是要反啊你?!

环视着熟悉的环境,邱贻可抬头看表,二十分钟左右?那看来是没什么副作用。倒是提醒他了一件事。打开电脑,邱贻可点开队员们帮他放在网页收藏夹里的网址,看起了直播。

一晃一个星期过去了,那次接触之后的体验让邱贻可着实有些忘不了,打完一场主场比赛回家,邱贻可掏出手机给方博打了个电话。

在说了一番腻腻歪歪地心里话后,邱贻可认真询问了方博打比赛的时间,在要挂电话的时候,还是没忍住,说了一句“等两天叔给你个惊喜哈——”就迅速挂了电话。

这边方博想了想,觉得有必要把手机交给郭指看着,让郭指帮忙注意一下快递的电话,估计是邱贻可又给自己买了什么东西。

TBC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