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腐

浮生若梦哟~

虽有八方风雨,不忘安然岁月

(二)

2011年1月的斯洛文尼亚小城华伦吉,在其他人的眼里毫无意义,对于闫安方博彼此来说,却是一个人生中神奇的拐点。


方博和闫安双双在单打正赛出局了。

半口气儿都没了。

双打旅程停在了半决赛后,得,剩下半口气也泄了个干净。

两个小年轻窝在屋里挠头,网卡的要死,游戏不想打了,电视看不懂,闫安忽然提议说反正不能回去训练,又没什么事做,不如就,喝一壶?

方博拿眼斜着瞅了闫安几下,寻思着这小子脸上染两坨高原红见得还真不多,行吧,给他个机会出丑嘿嘿嘿~

不看不要紧,看着,方博忽然发现,这个从二队开始和自己就一直玩儿的不错的小伙伴,不知何时,本就瘦削的脸型更加棱角分明,似乎有点儿好看啊·····

啊呸!喝酒喝酒,什么鬼!

赶走脑子里奇怪的念头,拽着闫安就去楼下买酒。

“闫安你咋手心里都是汗?”

“屋里空调太足了····”

“哦。”


都拿着点儿小心思灌对方,结果是把对方给灌醉了,自己也KO了。

电视里放着深夜档看不清也听不懂的外语节目,吵得本来就醉醺醺的两人更加头晕,互相大着舌头指责对方开什么电视,又都不肯从地上爬起来关电视。

在互相扶着又互相推搡着对方去厕所吐了两回,把酒店提供的柠檬味儿苏打水喝了个干净后,两个人终于揉着肚子哎呦哎哟叫唤几声,摊在了还算厚实的地毯上,消停了一些。

11年的方博正是刚结束疯长身体的时候,整个人抽的太快,以至于小时候盘踞两颊的软肉都一时隐匿了踪迹,整个人显出了比他任何一个时期都清秀的模样,从各种角度来说,小伙子是真有些俊俏的。

于是这迷迷糊糊间,闫安咋瞅方博咋顺眼,比平时还顺眼。以前那些白天不敢想的,二半夜才敢露个头的念想,借着酒劲儿,争先恐后地冒了上来。这个时候小脑就把大脑支配了,闫安一把搂过方博的头,也看不清哪儿是哪儿,照着就是一顿啃。

方博也醉得厉害,完全没明白发生了什么,软手软脚地顺着闫安搂过来的力道,缩在闫安胸口,竟然就任着他下嘴。

没一会儿,那额头啊,眼皮啊,鼻尖儿啊,嘴角啊,全盖上了闫安发育完好的牙模子。就是可怜整了半天,愣生生没一个正中红心的,等闫安啃累了停了嘴,还嘻嘻哈哈地戳着闫安的脸笑。

“嘿嘿嘿——哈哈哈——闫安你还整晚安——晚安吻,娘,娘死了哈哈哈哈哈——”

这边啃了方博一顿,闫安倒是清醒了一些,想放开方博打个哈哈,又有些舍不得,搂了一小会儿,最终还是咬咬牙,给自己一巴掌清醒了一下,然后制住方博不停扑腾的手脚,掐了掐方博的人中,看着怀里的人也清醒了一些,紧张兮兮地问:

“方方方方方博!你你你你你搞不搞?!”

得,一紧张全成吼的了。

“···哈?搞,搞啥?”

方博这边还没从“个死小子掐你博哥我要掐回来”的思路中回转过来,就被闫安近距离一嗓子吼精神了些,似乎吓傻了似的瞪着他。

“搞!搞我啊!”

·····

嗯,这下真吓傻了。不过·····

方博在满脸疑惑地瞪了一会儿闫安后,眼神又迷离起来,一边点着闫安的鼻梁一边回着闫安的话,一边还要抽空打个嗝,非常忙碌。

“闫安·····”

“诶!诶诶诶!”

“我觉着吧,你有时候···确实看着还,挺好看的···嗝!”

“那···能搞不···?”

“可以吧···?嗯——我觉得——嗝!应该可以····”

俗话说得好!酒后吐的除了那啥,不是还有真言吗?!

既然得了认可,闫安抓住方博戳个不停的手指,搂紧了继续啃。诶,这回终于对准了。

方博呢?

等闫安放开他的时候,才发现,这人早在他怀里睡了个天昏地暗,鼻子换气流畅得不行。



后来方博一直耿耿于怀这次告白,指责闫安真是太不浪漫了,最主要的是,他记不清了。闫安当然乐于给他重温一下,毕竟一边在方博耳边复述一边吃他的过程非常舒服。以至于最后都变成了两人的暗语。

“博子今儿我给你告个白呗”

“消停会儿啊我跟你说消停会儿啊——刚和你搬一个宿舍这才拾掇完!累死老子吗?!”

“哦······”

委屈。

TBC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