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腐

浮生若梦哟~

今天方大大站对cp了吗

 本文联文,前排 @依怜 

第四章链接:http://10yilian.lofter.com/post/1d5bc790_cae54bd

第五章

随着最后一个球越过对方的球拍,张继科赢了第四场比赛。第一场输球后脸上紧绷的神情终于有所缓解,队友们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收拾收拾互相打趣着往宿舍走去。

方博赶着张继科有意慢下来等他的节奏,一把拽住张继科的手腕,笑得很是狗腿。

“科哥科哥!我带你去个好地方!你肯定喜欢!咱先别回宿舍了吧~?”

方博儿你没发现你的话很有歧义吗?

张继科瞅着面前俩圆溜溜瞪着自己的大眼睛,压下吐槽他的心情,朝谷教练请假。

转回头就见方博星星眼地朝他笑,忍不住赏了小师弟一个弹指“你这是就等着我跟谷指导说了是吧?啊?这时候怪机灵啊?”

“科哥你不要在意这些!我真不是不敢跟谷指导请假才拖上你的真不是!主要是那家广味餐厅确实可棒了!他家的烧鹅啊,卤鸡翅啊······”

看着张继科一边的眉毛越挑越高,才赶紧收住了话加了一句。

“他家甜点也是尤其好吃的!”

······

心满意足地吃着什锦双皮奶,间或来一口广式蛋挞,张继科觉得他这回能认同小胖口中的,博哥挺会吃的这个说法了。

“你怎么知道这家不错?”

“周雨给我推荐的呗,好家伙——列了十几种——科哥你说,我也算在山东安家的,竟然都不知道这些个地儿。”

“小雨?这不是小胖推荐给你的?”

“我也好奇来着,不过他俩,他俩那么熟是吧?”

方博打了个磕巴。

吃的差不多了,方博正叫了两份打包回去给郝帅他们,周雨的微信电话来了,“博哥,这家味道不错吧?”

方博一脸震惊地看着周雨的头像飘出小胖的声音,磕巴的更加厉害了,

“你···周···不是···小胖?你?”你怎么老喜欢拿别人电话打给我,你开后宫啊——?!

脑子里忽然蹦出张煜东一脸娇羞地拐着小胖的胳膊的画面,方博狠狠打了个寒颤。

张继科的手忽然出现在方博眼前,两个指头一夹把手机拿走了。

“这边下雨呢,我们正冒雨回去,回去再说吧小胖。”

说完就把电话一挂,

“走了方博。”

“科哥你干嘛忽悠小胖啊?”

方博哭笑不得地问。

张继科没有回答,只是嫌弃地拿着纸巾擦了擦方博的手机面儿,然后利索地把外套扔到方博头上。

“快点儿,你穿我的我穿你的。”

方博条件反射地听从了张继科的指示,穿上才反应过来,刚想吐槽说自己的外套张继科估计穿不上,就被他师哥一把揽住肩膀拉了起来,

“打包的拿好了没?”

“拿好了,科哥到底怎·····”

用眼神示意方博周围渐渐有意无意朝他们对准的手机。

“被发现了,跑吧。”

“科哥你觉得——这家店——不错吧——”方博一边跑一边不忘问张继科话,真正想问的话却有些开不了口。

“呵,你——方博,我心情好多了真的——”张继科回答得正中红心,手又搂紧了一些。




“科哥,我先回去了。”方博戳了戳盘子里的吃的,放下筷子。张继科知道方博心情不好,反正今天也都没喝酒,挥了挥手,很干脆地放他一个人回去了。

“早点儿休息。”

“诶。”

这是他们这个赛季的第一场失败,怎么就没能拿下比赛呢?方博在回去的路上想着,如果那个球不用反手就好了,如果最后那个球没失误就好了。

“嘿,大博儿,在这儿干嘛呢。”突然有人拍了拍方博的肩膀,方博猛地回过头来,

“磊哥,你在这儿干嘛呢?”

崔庆磊揽着方博的脖子,“我这就出来遛个弯儿,没想到居然也能俘获敌方主要成员啊,走走走,喝一杯去。”

说着就揽着方博朝他要去的方向走。

“不是,磊哥,这过几天还有比赛呢,你咋还喝上了你——” 

“少废话先跟着你哥哥我走再说。”

方博一抬头看见崔庆磊将他拖进了一家奶茶店,崔庆磊冲着服务员喊:“我要一杯双糖加布丁巧克力奶茶。”

“老崔啊,真是不管几次都不能习惯你这爱好啊。”方博叹了口气,但也很顺从地朝前台美女点单,

“给我来一杯原味奶茶,我结账。”

看着崔庆磊一副此生足矣地表情喝着奶茶,方博忍不住吐槽,

“·····磊哥,我觉得你不和继科一个屋真的是太可惜了。”

崔庆磊满足地喝了口奶茶,“你和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没一会儿,崔庆磊非常装模作样地掏出手机,叫了一嗓子,“哎,马龙这又干嘛呢?”

“啊?龙队怎么了?”

“你自己看。”崔庆磊把手机递过去,

“这家伙又跑去打高尔夫了,是有多喜欢啊——”

“龙队这一身很帅啊!”方博戳着朋友圈里的几张照片,马龙穿了一身深色运动服,帽子反戴着。

“是吧是吧。”崔庆磊拿过手机又哗啦了几张照片,

“还有这张,是不是也很帅?”

“是啊是啊,磊哥你不要灰心,在我看来你也特帅——”方博在一旁应和着,突然反应过来,

“不对啊,磊哥,你怎么存了这么多龙队的照片干嘛?你暗···你明恋龙队啊?”

崔庆磊一瞬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好给自己打了个圆场。

“我,我这不是和马龙熟吗。”

“可是你还跟东子一个屋呢——”方博继续低头划拉着手机,

“不过看着龙队还挺喜欢打高尔夫的?他都没和我说过诶,每次一起出去玩儿,我说玩啥他都能随着一块儿玩儿,还以为他没特别喜欢的。”

龙啊,估计这是瞒不住了,哎,你要怎么谢我~?

崔庆磊笑眯眯地打起了小算盘,刚准备再添把火,只见方博双手一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继科也喜欢打高尔夫,他俩一定是想两个人组队玩儿!”

“方博你——”崔庆磊无语地捂住脸,

“·····你是不是没谈过恋爱?”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这么迟钝的孩子啊——

“没啊?咋忽然问这个?”方博眨巴眨巴他的大眼睛,“崔哥你要给我介绍对象?我我我最近没啥想法处对象啊——”

“没。随口一问,你千万千万不要多想,啊。”崔庆磊一脸冷漠,“回回回!喝完了就回吧这二半夜的——”



比赛结束之后,方博站在场边收拾东西,今天张继科并没有来,许昕深吸一口气,凑了过去。“方博,一会儿要不要一起吃饭?”

“啊?那什么,我一会儿还有事儿,就不去了。”

方博愣了一下,摇头拒绝,顺手从包里掏出手机,“科哥,嗯,刚打完,输了。”

“没事儿,我没事儿。科哥,你那边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方博边收拾东西边对着手机絮叨,“科哥,你说你,好好听医生的话,别瞎晃了啊。”

方博挂了电话之后看到许昕在呆站在一旁,“哎,你怎么还站···?咳,许昕你还有什么事儿吗?”

“你小子···是有多不耐烦看见我嘿?”许昕扯了扯嘴角。

“哈?许昕你啥毛病?这么敏感脆弱啊?”感觉出许昕话里带着情绪,方博很是莫名其妙。

“开玩笑开玩笑——跟你开个玩笑呢。”许昕揽着方博的肩,一副哥俩好的模样,“一会儿真不一起去吃饭?”

方博很不习惯地挣了一下,没挣开也就随许昕去了,“真不去了,我一会儿要去买点东西,之前龙队说这个补品只有上海这边有卖的,我得趁着这机会跑一趟。”

许昕沉默了一会儿,咧着嘴笑着接话,“我陪你去啊,上海这边我熟。”

“你拉倒吧你,你这一年也回不来几天,能熟到哪儿去啊。”方博笑着,

“你那边儿等着你呢~”说完,朝一旁指了指。

许昕不由自主地顺着方博的手指看过去,3米远的地方,队友们正等着他过去,年龄小的队员还朝他挥手召唤他,而方博的手指,在划过一众队员后,在王励勤那里尤其顿了一下,许昕感觉呼吸一窒,似乎这一下点在了心头。

许昕扭头又瞧了方博一会儿,勉强开口:“我就和他们说陪朋友呗,又不是以后见不着他们了,我···”

“可拉倒吧许昕,你们这庆功宴主角怎么能缺席?我可不想让大力哥削我啊——”

方博有些好笑地瞧着许昕,不明白他忽然这么热络干嘛,更不明白他扭个什么劲儿。

许昕又站了一小会儿,一双手握紧又松开,终于是朝方博笑道,“那,我过去了?”脚步又往方博这边挪了一些,最终还是朝他的队友和教练走了过去。

“去吧去吧,下次有机会我请你吃饭。”方博倒没看他的反应,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算是告别,一边朝场馆外走着,一边飞快地又拨通了一个号码,“龙队,是我,方博,打扰了哈——”

那边宁波海天打完比赛也有一会儿了,正收拾东西,马龙就听到自己的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方博。

一个激灵,手机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走在一旁的闫安将手机捡起来递给他,有些担心地询问,

“龙队,你是不是太累了啊?”方博?这小子怎么突然给龙队打电话了?

“喂,大博儿,你们打完比赛了?”

“嗯,龙队,你上次和我说的那种对骨头有好处的药只有上海有,我这刚好来上海这边打联赛,你跟我说说是在哪儿买的呗,我去买点儿。”

马龙沉默了片刻,“你是给继科儿买的吧。”

“龙队你真懂。”方博嘿嘿两声,忍不住絮叨起来。

“继科这还没好利索,还这折腾,他就作——”

那边闫安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龙队,你真关心科哥啊。”

方博在这边点点头,深以为然,不亏是兄弟,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

马龙瞪了闫安一眼,温和的开口,“那家店啊,你出了体育馆,先坐地铁三号线到市区,然后······”

这边方博嗯嗯啊啊的记着,边记着边想:龙队功课做得很足啊,果然是关心继科的!估计就算我不打电话,龙队一会儿也要打电话让我给科哥带了吧。

这边闫安觉得自己的眼睛有点儿疼,赶紧上手揉了揉。

为什么我好像看到龙队身边冒出了好多粉红的泡泡?为什么龙队语气这么温柔?

诶,好想戳一戳,总感觉能戳到是怎么回事?幻觉!一定是幻觉!算了算了,我肯定是累着了,我还是回去睡觉吧。

此刻,远在四川的崔庆磊表示,闫安啊,你还是不知道的好啊——



张煜东捧着手机欲哭无泪,这都第几天了,博哥为什么还没有更新,催更的私信也不回。说好的雨胖呢?无差我也是吃的啊,关键是你倒是写啊。

方博面对着手机界面,文档的最上端只有突兀的两个字“雨胖”,方博瞪着这两个字半响,自暴自弃地将手机扔到一边,算了,没思路,睡觉。

睡梦里,小胖笑嘻嘻捏着他一边儿胳膊,而周雨捏着另一边儿,俩人笑得贼好看。

一个激灵醒过来的方博,闹不明白是俩人催他写文呢?还是让他别写啊。不管是哪种,心理别扭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方博忽然觉得自己为弃坑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啊!看看这都托梦来吓唬我了!心情又轻松了起来的方博愉快地把这个想法发消息告诉了张煜东,继续睡回笼觉去了。

而张煜东这边刚和林高远打赢了两盘排位赛,正准备心情愉悦地洗漱睡觉,就看到方博回的私信······

唉,心疼一下一时半会儿睡不着的东子吧~

拒收快递,水电已交,所以方博儿今天站对cp了吗?
TBC


这次多更点儿,因为——你们依怜大大去了个木有wifi的犄角旮旯里讨生活了,归期不定,所以轮到她的下一章暂时就嘿嘿嘿~

不管怎样,祝她生活愉快哈哈哈哈哈~

评论(2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