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腐

浮生若梦哟~

虽有八方风雨,不忘安然岁月

其实写这篇文主要是想秀tag的,萌这俩人的时候,一瞬间就想到了这个词,阿世问我这个词什么意思,就是标题的意思~

(一)

闫安看着方博在直播里跟磊子,张煜东,甚至马龙都互动得挺好,心里头有个小人儿酸酸的咬了会儿手绢。晚上视频聊天的时候,方博都想端盘儿螃蟹就着他吃。

不过又哪儿可能为了这么丁点儿的事情吵架?调情似的酸上几句,也都是糖醋的酸法儿,没一会儿就又开始那些“想我了吗小新”,“想死了啊瓜头”之类的齁甜对话。

直到徐晨皓照着方博后脑勺糊过去一个枕头,感叹着你俩就隔了一道门而已啊能见面说吗?!刘指又没给你俩房门上加封印加禁制?!我这儿刚跟女朋友吵了架我烦着呢!要不我出钱,你俩开个房?

方博把枕头拿过来舒坦的垫着腿,说大番你刚才语速太快了,再说一遍呗。

徐晨皓,猝。

闫安在那头笑得打滚,哈哈哈哈都要具象化撒一地了,终于也被来串门的朱霖峰忍无可忍糊了满脸枕头。

洗漱前番番同学还是耐不住善良本性,问方博要不要换房间,毕竟闫安明天下午的飞机就闪人打公开赛去了。

“反正他也不睡我床上嘛,我不介意,我带条备用床单就……”

“行啊那你快过去吧,闫安给你准备了三条床单包换包洗~!挑一条颜色喜欢的啊走好——”

方博一把把他的洗漱用品塞到他手里就把人推出了门,关门前不忘挥挥小手。

所以刚才这家伙欲言又止地表情是演的啊?我这是被套路了吗?

番番同学直到被闫安热情的拽着胳膊来选床单颜色的时候都还一脸懵,大脑门儿上写满了委屈。

 

第二天早上方博揉着腰给徐晨皓开门,念叨着你是不是敌国派来的细作?消磨我方运动员体力其心可诛啊!

于是又被糊了一脸枕头。

 

其实一开始没这么甜的,不过这两个人啊,从相处着的模式,就能让人看到些未来幸福的影子。

 

十三四岁的男娃娃已经足够不怕生,李屹给这些刚进二队的孩子训完话就让他们两两散开练习,自我介绍没什么必要,依他个人的经验,要不了一星期,该熟了的也就熟了,该不认识的依然叫不出名字。 

所以闫安当时在解散后,从队伍的最左边一口气跑到最右边来,要求方博和他对练这种事,方博时常开玩笑说,太有缘分了。

缘分你妹。

 

“你当初为啥要来找我练习?”

看你好看呗!

闫安揉了揉鼻子尖儿,权衡了一下没说出口。

“也没啥,随手捞的不行?”

“没不行,你小子运气不错,捞得挺准~”

方博笑着照他脸上吧唧了一口。

如果说实话会不会福利更好?

闫安童鞋摸着脸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闫安童鞋后来实行他的想法了没?

据说是实行了。

方博当时什么反应呢?不得而知。

反正据同一屋的老叔邱贻可透露,那三五天侄儿可乖了,作息规律,既不讲电话,也不玩儿游戏,到点儿就睡,连放小假的日子晚上也老实睡在宿舍,眼袋都下去了一些。

对比集合时站在一边儿的闫安好多了,瞧瞧闫安这娃子燥的哟,爆了这一脸的痘嘿!

TBC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