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腐

浮生若梦哟~

你猜我猜不猜你猜我在想什么

想想还是想错开生日发

第三章

一室寂静,只有鼠标右键偶尔轻点的咔哒一声,气氛紧绷到了极点·····

滴——闹铃响起

“快快快!”

“卧槽卧槽我抢到了!”

“啊啊啊啊怎么刷新不出来!”

五分钟后·····

“妈妈呀我的电影鉴赏课!”周雨哀嚎着搂紧笔记本,

“儿啊你为何这么不争气!你爸爸我易学易考分儿高的电影鉴赏课啊啊啊!”

“周雨啊周雨,所谓一报还一报啊~昨晚上谁趁我睡着了拿我的号开黑的?搞我等级差点儿掉了!你儿子激情燃烧到今儿早上五点,活着不错了哈哈哈哈——”

方博神清气爽地翘着二郎腿嘲笑完周雨,才扭头去选那些人数少的课。

瞅着周雨一副下一秒就要扒窗户跳下去的架势,闫安好心地拍了拍他安慰道,

“没事吧,你想想咱学长们说的那个邱教授的脾气,兴许特难过也说不——”

周雨一把推开闫安的手,愤怒地指控。

“闫安你就装傻!那你怎么也选了?!咱们寝室谁不知道跟着方博上邱教授的课多安全?!”

“鄙视你俩,敢不敢客观理性地选择课程,好好学习啊诸位——”

这边方博也选完了课,一脸的由由悠哉,

“下午没事儿了,周雨你儿子要是不行了咱出去开两盘儿赶紧的!”

“方博你能的!有本事陪我选陈教授的英语史啊!妈的我怎么就手滑了?!”

“滚滚滚!自作孽!”

方博想起在他还没来上大学时,每年听他邱哥讲述这位陈脾气的光辉事迹,以及上个星期这俩人在一众师生面前互怼的场面,忍不住打了个抖,感觉他一向满嘴跑火车的“叔”唯独对此人形容特别精准。


就在仨小伙收拾收拾准备趁着还没彻底开学,去网吧再放飞一把时,隔壁寝室的一个男生敲门进来,叫住了三人。

“1班的方博闫安在吧?我是3班的刘吉康,你们支书不方便进男寝,让我帮忙收一下你们班的军训心得,今天六点之前交。”

······

“卧槽!”

周雨大叫一声扑向了写字台,反倒把方博闫安吓了一跳。

“周雨·····你跟我们不是一个专业的好吗?”

闫安一脸无语。

“我也没写!我们支书说的是下午四点她去交啊啊啊啊!方博把你孙子借我!”

“你孙子!用你手机找文档去!”

方博扑过去护住自己的笔记本,抱着自家宝贝儿一溜烟地爬上空着的床,尽量远离周雨。

闫安见状,也麻溜地抱着笔记本跑到厕所落了锁。

刘吉康仿佛看着仨神经病一般,默默地退了出去,并好心带上了门。

于是又是一下午的鸡飞狗跳,忙忙碌碌,可怜的少年们啊——当然,方博他们后来被告知不能用电子文档打印而需要手写时,那一晚上的兵荒马乱就不多赘述了。而张继科帮着小师弟抄了五千字这一宠溺举动,着实让周雨闫安念叨了好一阵子,最后被方博请吃一顿煎饼大葱的夜宵才住了嘴。




本着和(多)谐(收)友(小)善(弟)原则,许昕拽着方博寝室的仨小子,厚着脸皮让学弟们买了一堆卤味带来他们寝室,美名其曰聚个餐。

看着只拿出几瓶可乐雪碧就打算应付了事的许昕,马龙终于忍不住踢了他出去再买几个凉菜,免得落一个恶霸头衔。

一帮大小伙子就算不熟,聊聊游戏,讲讲学校的事儿,气氛也就渐渐热络了起来,直到讲起选课的经验时,方博大概说了自己的选课。

本来叽叽喳喳的声音一下子少下去四个,马龙张继科是不知道怎么接话,而因为和张继科一个寝室,对他们专业也算有所了解崔庆磊和许昕,真是吓得鸡翅(鸭脖)都要掉了。好人老崔着急忙慌地给方博解释情况,那个担心的,让马龙觉得方博马上就只能走退学这条路了。赶紧压住话头,让方博缓缓。

明明天气已经有点儿转凉的意思,吃的也都是凉东西,方博却觉得热的要冒烟了,他已经被自己的未来吓到了,至少是这一个学期的未来。

脚边上堆着的鸭架凤爪的残骸和可乐雪碧罐子,表明着刚才还热热闹闹的气氛,七个大小伙子凑在一桌,此刻却安安静静地不像话,最后还是闫安好心打破了沉默。

“呃···所以方博···你要和我一起上会计学原理?”

“对···”

“然后你还要和周雨一起上高数?”

“对···”

“然后你还选了中级财务会计,要和学长···科哥他们一起上?

“对···”

“对对对,然后我还选了线性代数,选了毛概要和科哥他们一起上好了我替你说了你别再一个个确定了!”

“我真不知道不能一起报这儿多啊——”

方博哀嚎着抱住脑袋就想往张继科肩上蹭,但一看到张继科边上坐的马龙,又缩了缩脖子,一转边靠到了周雨身上。

周雨安抚状揉了一把方博的发旋,感叹不已。

“方博啊,就算你抢到了电影鉴赏课我也不怨你了真的,我现在只怨闫安一个了真的,你不容易啊——”

我没靠过去啊为啥科哥表情更严肃了?

就算正难过着,方博也不忘稍稍思想抛锚一下。

“科哥……我是不是蠢爆了?”

方博懊恼地搓着脸。

“说真的方博,”

许昕探过脑袋看着方博手机上的课表,嘴里啧啧有声,

“活着不好吗~?”

“闭嘴。”

张继科头都不回地怼了许昕一句,然后伸手把方博蹂躏自己小圆脸的爪子扒拉开,有些认真地看着他,

“知道你想干嘛,太拼了也没什么不对,有科哥先带着你,别慌。没什么大不了的。”

马龙往身后张继科桌上乱放成一堆的笔记瞧了瞧,有前几天他借了自己大一时候的,也有他自己的,无奈的揉了揉额头。

前几天看到方博给他报备的课表时就开始准备,这俩人这学期有的忙。

不过不是他嫌弃张继科情商啊,实在是这么好的机会让你家小孩感动一下你都不说实话吧,憋死你算了,迟早哭!

嗯,不过没人监督自己洗衣服了真好~!

抬头看着已经缓过劲儿来的方博和周雨闹成一团,马龙又摇了摇头,张继科本来第一时间知道课表,却只知道自己个儿窝在寝室准备。你要是早点告诉方博,就不至于今天看他吓得往室友身上靠了好吗?!活该吃醋啊真是····


崔庆磊把聚餐时的垃圾扔完了回来,就被坐在书桌前的奋笔疾书的张继科吓了一跳,

“龙哥···这个不睡午觉的张继科是谁?”

“是被爱情奴役了的张继科,你以后可能需要重新认识他。”

“学写情书啊?理解理解,来继科,兄弟给你参谋一下——”

“磊子!快来和我去睡觉!”

马龙拽住老好人老崔,本着好人应该有好报的心理,赶着人午睡去了。

爬上了床后,马龙见平时也是能睡就不起的许昕竟然也窝在下面玩儿手机,好奇地问了一句,

“大昕你干嘛呢不睡?你这新专业课也挺紧的吧?”

“哦哦我一会儿就睡我这儿和方博聊呢~这小子嘴巴利索啊,可好玩儿——”

完了——马龙一把把被子盖过头顶,大昕我对不住你我就不该问,我是救不了你了你自己受着吧。

崔庆磊的床正对着张继科,正好看到张继科在许昕回完马龙的话后,一点点扭过头来朝许昕冷笑的样子,而这边许昕低着头和方博互损着丝毫没有感受到,我们的老崔忽然福至心灵,明白了什么,心里默默感谢了马龙一声。

其实张继科也没做什么,只是之后一学期凡是邀请马龙或张继科的联谊,俩人都不再答应带着许昕给他蹭,只能抱着手机跟崔庆磊一起泡图书馆的许昕,怎么也没想明白哪里出了问题。




“方博,你当时就算不知道选这么多课几乎完成不了,也该知道这些都是主课很费劲吧?”

“闫安你别笑我,我要说就是想和我哥差距小点儿你信吗?”

“你不够兄弟啊,接着编?”

“也是为了我自己,我太想出来了,快点学好好学,耽误不起了。”

“你别说,你现在可让我想叫你声博哥了。”

“我说你俩矫情够了吗?!赶紧的收拾东西还能睡会儿!我们接下来要为十一长假玩个痛快养精蓄锐好嘛!”

周雨看不下去了,周雨拍了床板,周雨得到了四个白眼,寝室安静了,好了终于可以午睡啦~

TBC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