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腐

浮生若梦哟~

【ALL博】今天方大大站对cp了吗

 本文联文,前排 @依怜 

第二章链接:http://fumeizi.lofter.com/post/1dcd71c8_c9abaef


第三章

今天写点儿什么呢?训练之后方博将球拍放进包里,想着,那只猪从前几天就开始催,再不写丫能跑到国家队来催,不过还真没想到自己写的东西居然那么多人看,要不今天就写……

“小心点看路!”突然,一只手按住方博肩膀,方博吓得一个哆嗦。

“哎呦我去谁啊”方博爆了句粗口,扭头看清是谁后,语气一下客气了不少“啊哟许昕啊,你——什么事儿?”老子刚想的梗就这么被你吓没了你好烦你有什么事儿你你你快说,当然,客气,都是表面的东西。

  许昕挑挑眉没说什么,指了指前面距离方博一个巴掌远近的墙。方博一愣,赶紧跳开“呃,谢谢····”

“方博,你这谢道得还挺不甘心?我就该等你撞上去了,再跟上回似的给你拍下来发微博对吧?”

“不是我说你这都多少年的事了能不揪着说了吗,有完没完啊?”方博就不明白了,都11年的事儿了,真不懂许昕这反反复复提是干嘛。

两人往宿舍楼走去,一路无话。

又来了,方博一会儿扣扣背包带子,一会儿拽拽运动裤,他明明跟队里大部分人都关系很融洽,就这个许昕,就是聊不起来,明明成天笑嘻嘻的,一跟他对上就绷紧了脸,明明两人之前还组过双打也住过一屋,也不知道这人跟自己哪儿不对付。

“许昕你这小姑娘似的老惦记我,我这心里可害羞了啊——”今天的方博也是努力和队友好好相处的好孩子,比如,先开一个小玩笑,像平时和闫安一样。

空气忽然更安静了,方博一愣,等会儿,许昕你为什么脸更黑了,为什么好像更不对了,你说句话你别让我想歪嘿!许昕突然咧开嘴笑了一下,“我就是喜欢男人——。”顿了一顿,“也看不上你不是?走这么慢,我先走了啊方博”

为什么,好像更尴尬了····不对!卧槽啊许昕,你还看不上爷?爷还看不上你呢!方博恶狠狠地将包甩到自己肩上,走出了训练馆。不对啊,方博刚走出训练馆就意识到有些不太对,许昕刚才这怎么看怎么像逃跑···难道他还真的有喜欢的人?而且是个男人?还不能说?

会是谁呢?方博低头琢磨着,难道是大力哥?不是说大力哥一直在找······不可能不可能,方博摇摇头,方博你别瞎想,不过,丫居然说看不上我?老子比他帅一千倍好吗!决定了,这一篇就把这家伙写成炮灰,方博恶狠狠地想着。

 

“次奥,方博儿同学,你怎么可以这么虐我昕爷!”方博将今天的同人文发给朱晓宫没两分钟,朱晓宫就惨叫着回复,“我昕爷才不是炮灰呢!”

“朱晓宫同学,你叫许昕昕爷,你叫我什么?”方博一字一顿地发过去。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昕爷也是有CP有人疼的!”

“哈?谁会看上他啊?”

“哼!你等着我给你看证据!”没一会儿,朱晓宫发来一堆图片和文档,方博看的眼花缭乱,秦门?这是什么鬼?等方博看完之后忍不住仰天长笑,哈哈哈哈哈哈,许昕你也有今天。方博想象着许昕被压在床上大喊着雅蠛蝶的情景,躺在床上笑岔了气。

“咳咳,从今天起,我要开始写秦门的同人文。”

“诶,你不写獒龙了吗?”

“因为我发现,秦门更带感。”方博这句话还没敲出去,就有电话打了进来,诶,是邱叔。方博也顾不上朱晓宫了,“喂,邱哥。你今天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了?”

“咋?我还不能给我侄儿打电话?叫叔。”邱贻可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没有,没有。”方博赶紧解释,“·····邱哥,你不是在带女队吗?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

“这当教练啊,说忙也忙啊,说闲也闲。侄儿,你最近咋样?训练恢复得怎么样了?”方博刚准备回答,就听到邱贻可在那边说,“那个,侄儿,你玘哥给我打电话了,先挂了啊。”

“喂,叔,叔?”方博瞅了眼手机,邱贻可已经把电话挂掉,不是吧,玘哥一来电话你就挂掉你侄儿的电话,还叔呢,你这妥妥的重色轻······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干嘛?我和我侄儿打电话呢!你突然打电话过来。”那边邱贻可接通陈玘的电话。

“我就知道是你丫的霸占着侄儿的电话不放。”

“嘿,陈玘,我告诉你啊,侄儿这个称呼只能我叫,你们叫个鬼。”

“我叫怎么了?我也是他叔。”

“老子还收拾不了你是吗?”

“他妈谁怕谁啊,邱淑贞。”

“你看你这,夸我好看夸得挺委婉。”

 

另一边什么都不知道的方博正cpu过载地脑内着一圈儿教练组的小片段,朱晓宫一个电话就炸了过来。“诶嘿嘿方总攻大大~!”

“·····好好说话。”

“你那个文我帮你发了哈,反响很高!你再写点儿?”

“呵呵谁刚才叫我不要虐·····朱晓宫!你又用我账号发文?!我那是生活号!”

“有什么所谓?看不出男女辣~”朱晓宫在电话那头表示呵呵呵我真是为你操碎心,帮个迟钝到爆炸的找对象,作为一路看着方博几乎没什么感情生活的好基友,她觉得有个兴趣相投的腐妹子或者腐汉子收了他,自己这颗亲妈心才能收收啊。

“我跟你说你那个文的评价啊····”

“我队友有事找我挂了挂了线上聊!”

“你个重色轻···嘟嘟嘟”

看到孔令轩的微信刷进来,方博赶紧掐住朱晓宫的长篇大论读后感,迅速闪人。

 

  1. :(语音)博哥你等下要加个餐吗?我还想做一组力量训练我们一起?肥哥你说什么呢什么骚扰从我床上下去嘿你要看我换衣服啊···

  2. :抱歉哈博哥我刚才手按时间长了,你要去吗?

方博脑补了一下小胖和孔令轩的现在的样子忽然一个哆嗦,朱晓宫你大爷!你把以前那个勉强纯洁的我还给我!快速回了孔令轩一句,方博起身准备换一下衣服去和孔令轩汇合。

衬衫正卡在脑袋上,张煜东的电话就进来了,方博看不见,指纹解锁后,摸索着在屏幕上哗啦了两下,就听对面传来两声吸气声。然后是小胖有些含混的声音“博哥我和东子在食堂,帮你···帮你打包点什么要吗?”

“不用了你们吃吧我不饿,先去加个餐再说,你们吃——呼”

扯巴着把衬衫穿好,方博觉得晚餐可以再议了,瞧瞧这衣服都小了,这可是均码!

“行吧,那你们···”看向手机方博愣住了。

我是怎么奇迹般的挂了电话并打开了视频电话的?我真是个人才·····所以,你们为什么还要接起来?

看着对面俩人跟自己大眼瞪小眼,方博尴尬地又说了两句,匆匆关了视频,去了训练场。

 

另一边

“行了问完了我回了啊?”张煜东收起手机占了起来,推了樊振东一把,“你这跑到食堂堵我吃饭,就为让我打个电话啊?肯定又是瞒着吴指给自己弄吃的,赶紧吃别被发现啊——”

“你说,博哥他是不是故意的?”

樊振东嘀咕了一句,不知道是在问张煜东还是在问谁

“什么乱····”张煜东正准备反驳,忽然明白了什么,坐下来看着他,认真说道:“小胖,你博哥不是那种人,我知道他的,你别多想。”

“东子你说什么?”樊振东歪了歪头,似乎一脸困惑,“我说博哥他是不是故意秀身材气你啊?据说这种白白软软的可招女孩儿喜欢了。”

“呵呵呵呵,樊振东!你多吃点,保证比你博哥还像样,气不到我!”张.今天确实看到一堆女生叫小胖第一可爱.目前单身.感觉受伤了.煜东,决定回寝室就去微博上抒发自己受伤的心。

 

第几组了?不知道,只是还记得大概没有超过医生规定的量。方博抹了一把快要糊住眼睛的汗水。孔令轩做完自己的那组训练早已经回去了,安静的场馆里似乎已经可以听见自己汗珠砸在地上的声音。不想听,不想停,不能······

吱呀——训练馆的门被推开,周雨活力四射的声音一下子填满了整个场馆。

“哎呦我去!方博儿你还在啊?!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方博想开口嫌弃他两句,想表达一下自己被吓到的不满,才发现已经喘得说不上来话,手软脚软的从器材上下来,抖着手喝了几口水,一咕噜倒到旁边的软垫上。

再睁眼,周雨蹲在他旁边,微笑的瞧着他。

“吓死人也属于犯法啊周雨!你瞅啥瞅?!”

“我护腕忘拿了。”周雨摊摊手,“我也没想到一来就看自杀现场啊。”

“瞎了吧你我这大活人活蹦乱跳的!”

“方博儿——”

周雨站起来,又俯下身盯着他,方博一时觉得周雨那张阳光灿烂的脸竟然有一丝压迫,让他说不出话来。

“方博,你回来拼命,兄弟懂,可你是想把命拼在那儿吗?”眼神往那些器材上瞥了瞥,“你不是回来灭活人的吗?”

方博有些惊讶地看着周雨,一时不知道是吐槽他瞎瘠薄煽情还是感动地给他一拳,就见周雨已经站了起来,刚才一脸认真的神情跟没出现过一样。

“那啥,不是,前两天孔令轩看电视剧感叹啥来着,咱得马革裹尸还,是吧?”

“屁!你丫能盼我点好吗周雨?!拽我一把,回了回了!”

握上周雨干燥暖和的手掌,才发觉自己从指尖都浸透了汗水,方博一个哆嗦,赶紧套上了外套。

 

愣愣地跟着周雨走了一段,回过神了才发现看着周雨不往宿舍楼走。照着周雨后背就是一巴掌,方博用眼神对周雨的视力认真的表示了关心。

“谁专门跑出来拿个护腕?食堂走起啊!别跑啊共犯共犯!胖儿都点好了!”

一把拽住想跑路的方博,周雨乐呵呵地把人拖到了食堂,按在桌子前。

看着眼前吃得正香的樊振东,方博不争气地拿起了碗嘀咕了一句今日不宜减肥,埋头苦吃起来。不过看看这点的,全是叶子菜,粥啥的。胃里舒服很多,方博表示,小胖还是很克制的嘛。

 

宿舍里,张煜东愉快地看完今日的更新,点了个赞,去洗漱了。

 

拒收快递,水电已交,所以方博儿今天站对CP了吗~?

TBC

 


评论(5)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