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的腐

浮生若梦哟~

处理一下事情

站cp一开始打算写的结局是胖雨博3p。

以后只看球啦~

抱歉没有说话算数,脱坑了。已经写了一部分的同人大概会直接改成原耽继续写,计划写而没写的也是这个打算。总之不写胖球了,谢谢这段时间关注我的同好(。・ω・。)ノ♡,随意取关,江湖不见~

太恶毒了,这还吃糖??本来只是觉得大家喜欢的cp不同而已,虽然时不时就被告知这个cp群体爱打扰真人还喜欢炮灰别的cp,但我不看就好了。今天,我对这个,群体,有了一个全新的高度的认知——已经低到臭水沟里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可有些人的心怎么就跟不可回收的劣质塑料似的??

旋开旋落旋成空

江湖AU

除邱博外全员均友情向

OOC我的锅,背好了先>_<


第一章

人都说这话本里的有情人儿,总是一开始就遇上了,这道理通常没毛病。起码那些个女弟子津津乐道这些话许久,总该有些根据不是?

扯鬼的有根据!

张继科愤愤地戳着眼前的凉拌黄瓜,明明我这才是亲师兄是先遇上的咋就让人给拐跑了?!瞧着对面那对辣眼睛的“叔侄”,只盼着平地起来一阵风,好把俩人卷走了事。这笑得腻腻歪歪的真是老子的师兄师弟?真特么有辱我肖门名声!

旁边好不容易出来和几人叙个旧的宋鸿远瞧着张继科那一脸郁色,就大概猜出了这大哥又在想啥,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说我这不常跟俩人厮混的都见识过那么多次了张大哥你这还没习惯啊——

翻白眼归翻白眼,竹马还是很厚道地给方博又夹了块儿红烧肉,不过转眼就被方博夹起来往他“叔”嘴里送,边送还边废话。

“快快趁着没人看喂你一口!不许说不算数!”

这下小宋老板的白眼直接从心里挪到脸上来了。

邱贻可看到了还不满意,凑过去敲桌子。

“诶诶你这个小宋啊——我们这几个人也算有头脸啊要注意形象——”

被方博一把按了回去。

“鸿远你别理这老大爷,他就瞎正经!吃饭吃饭你难得来一趟!”

于是,方博就看到宋鸿远笑呵呵地把剩下几块红烧肉飞速地扒到自己碗里,笑道,

“那我吃了啊,方博儿你也多吃~”

方博的惨叫还没响起,就听邱贻可吆喝了一声,

“小二!再上盘儿红烧肉!”

“得嘞——”

唉,摆弄着黄瓜的张继科今天也感受到了来自食肉动物们的恶意啊,心疼一下。


其实邱贻可和方博的相识并不是张继科以为的由他介绍的,每次张继科言简意赅地跟郝帅感叹自己当时不应该专门在方博进入一道门时专门领着小师弟去认人,导致这俩人在他的牵线下一见钟情时,邱贻可就在一旁咧着嘴笑成个金菊呈祥,转身去找着捏自家小侄儿的圆脸,可是却从来不和这几个同门解释他俩的缘分。


邱贻可初见方博时也只是觉得这孩子可爱得不行,一双眼睛灵动活泼,跟每次师娘给二半夜饿醒的他们在厨房留的那盏油灯一样,让人眼前一亮。让他刚刚从一道门被罚回二道门的郁卒心情都小小的雀跃另外一下。再过了些时日,这小师弟很有些亮眼的拳脚功夫,倔强的性子,不管说的什么话,总有点儿绵的腔调,都让他感到了一丝熟悉和怀念,忍不住将目光多放在了方博身上一些。

方博可就没邱贻可那么好兴致了,彼时他刚刚从外门子弟晋了阶,听许多人说入了门派内门便与外面的一切天差地别,他也曾在成为外门子弟时有过不大好的经历,不免心思有些重,兴奋激动是有的,紧张无措的情绪却也没少了去。对于邱贻可,一开始他只是惧怕于这个长他许多的师兄总盯着他瞧,好像自己犯了他什么忌讳,挑着空子要整治自己一般。也因此,虽然与二道门的几个年龄相仿的小弟子玩得熟络了,心头压着事儿的感觉轻了一些,但防备着什么的感觉总是挥之不去。

直到邱贻可再一次喝得有几分醉意时来回捏着他的脸玩儿,边玩儿边口气正经的提点他拳脚,还乱七八糟感叹了些什么。听着邱贻可明明听上去比较软和的嗓子,说出的竟是些“艹啊”,“他娘的”,“老子可是”“格老子要不是”之类的词儿,方博一边小幅度的反抗着他的“蹂躏”,一边思考趁他喝醉了笑话他他应该不记得吧这个重要问题。

虽然那次之后,方博还是有些惧怕邱贻可,但逗得狠了,也会和邱贻可发一些脾气。用邱贻可的话来说,你方博骨子里是有狂气的,就该放肆一些,反正你的心性,也拘得住你自己。

TBC


虽然写了结局,但这篇写哪儿算哪儿,随时坑,慎入>_<!

人家大大不想画博儿的意思还不明显?腆着脸求个鬼啦😒……牛奶糖你大爷😠!

代寻幽发的,好可爱~ @空谷寻幽 

(继续混更)东子和跑步机

片段灭文法

 @空谷寻幽 和寻幽前阵子讨论的脑洞之二~

张超走进健身房的时候,就看到在那儿跑得快要伸舌头了的张煜东,和猫着身子蜷在一边凳子上玩儿手机的“陪练”方博。

跟个胖猫崽儿似的。

张超想起郝帅精准的评价。

又看张煜东不怕岔着气的边跑边跟方博开玩笑一派和谐。

辣眼睛···

张超找了个角落准备练躺举,躺下去前委屈的摸摸戒指边儿,想媳妇,唉。

这边方博听着张煜东的动静,估摸着他也不大跑得动了。

“张煜东,我也练练。”

“啊?哦成,博哥你等下。”

张煜东伸手去关了跑步机。

结果,方·太关注东子·没看到张超·以为只有两个人·日常冒坏水儿·博,一把把张煜东的一只手按在了扶手上,开始调戏。

“两个人一起啊——”

我靠你们注意点儿!角落里的张超一口气没上来,劲儿一泄,横在胸口的杠铃没举起来。

张·也没看到张超·煜·日常很听话·东瞪着他家博哥想了一会儿,咬了咬牙。

“行吧,那……博哥你来吧”

方博这儿裂开嘴刚要笑话张煜东这小子白日宣yin,就看见张煜东在跑步机上蹲了下去。

亿脸懵逼。

“···张煜东你蹲着干嘛?”

“博哥我站直了你跳上来我接不好,咱俩估计都要摔……”

日常被恶搞的张煜东还以为他的小哥哥又要玩儿个大的。

“咳,你要,你要背我……?”

“难道不是嘛…呃?……博哥你是……难道是那个意思吗?”

看方博的反应,意识到自己刚才会错意了的张煜东慢慢站了起来,不过,马上get到方博刚才意思的他,脸上的神情被另一种不同于健身后的兴奋情绪所代替,笑呵呵从跑步机上下来,去拽方博。

“不不不你刚才理解的很对!!”

“你别过来!” 

张煜东的表情吓了方博一跳,刚适量运动完的东子他可不是没有领教过!整个人嗖的一下弹起来,飞快的跑路了。

刚进来的林晨一脸莫名其妙。

“方博咋了?粉丝扒窗户了?跑这么快。”

然而此时一脸傻笑状的张煜东并不能回答他呢~

角落里的张超:哎哟卧槽老林你快救救我!笑得我嘿!哈哈啊——抬不起来这杠铃,妈的手抖,哈哈哈——


小后续:

当天晚上。

“你怎么···唔!不要了···”

“没办法,一想到博哥下午的邀请我就兴奋~”

搂紧方博的腰,张煜东把他带进新一轮的二人运动中。

END

(混更)安仔和跑步机

片段灭文法

  @空谷寻幽 前一阵子和寻幽讨论出的脑洞之一~

闫安进健身房的时候就一眼看到了在那儿吭哧吭哧跑步的方小博。

然后就看到了现在。

方博被看得头皮发麻,

“闫安你特么看个鬼看什么看?!闲的啊?!”

你把自己骂了啊喂···

看你好看呗。

不行,这个不能说。

“我也想跑步啊~那两台跑步机贴着检修呢,你安哥我也很苦恼啊——”

嗯,其实没想跑步来着。闫安下意识摸了摸鼻子。

不过我家方博脸红真的挺好看,是不是害羞啊?

喂,他都跑快一小时了,醒醒。

 

“行了你来跑好了吧,我去躺举!”

方博看着跑得也差不多了,实在没劲儿贫,伸手就去关了跑步机。

结果手还没从按钮上离开就被闫安的手盖住了。

“别啊——可以一起运动啊~”

“闫安···你听你满脑袋叮零咣啷的水声!两个人怎么跑?挪都挪不······”

闫安在方博说话的档口,绕过跑步机的扶手杠从背后圈住方博,一只手虚虚搭在方博腰上。成功让方博随着他的动作消了音、

“我看是你大脑瓜平滑得跟乒乓球一样,谁说两个人在这儿做的运动就是跑步了,嗯~?”

“喂!”虽然知道闫安是开玩笑,方博还是吓得一抖。

于是还停在开关上的手在闫安手掌间一弹,啪叽,按了下去。

“艹!”

“靠!”

虽然被跑步机带的往后滑,但两人的运动神经还是飞快的给出了反应,迅速侧身后仰,还算平安的直接被滑了出来。

“没事儿吧?!”

方博去摸闫安脚踝。

“没事儿吧?!”

闫安去摸方博手腕。

缠成一团。

画面真美~

不得要领的一阵瞎扑腾,眼看着俩人都快缠一起解不开了,才赶紧停下来。

看着彼此慌乱的样子,闫安方博终于忍不住哈哈哈哈笑了出来,笑够了,仗着星期天人少,凑到对方跟前,响亮的呱唧了一口。

崔庆磊是跟着这个呱唧声落地走进健身房的。

只见他淡定地走到拉力器边上开始臂力练习。

余光看到有些石化的两人,于是自言自语起来,

“哎哟今天训练室怎么就我一个啊?”

撤!

闫安和方博从地上一下子弹起来就蹦跶了出去。

方博还在走廊上喊:“磊哥晚上请你吃饭啊——诶哟闫安你拽我干嘛——我跟你说都怪你—”

 

END

今天方大大站对cp了吗

第六章

本篇联文,前排 @依怜 

第五章链接:http://fumeizi.lofter.com/post/1dcd71c8_cf82b3a

(涉及一丢丢方博脑补的胖雨无差,慎入。虽然其实后面会越来越多····)

直到坐到座位上,被郝帅一把把筷子塞到手里,方博都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他们一大帮子人拥在一起时不知是谁的胳膊还是脑袋顶在他脖子手肘上的痛感还没消下去,他们已经坐在这里吃庆功宴了?

方博看着自己这桌的张继科,郝帅,吴灏和一众喝酒家属,再瞧瞧隔壁桌的谷青成,郭刻砺,波尔和···一众吃瓜家属,最后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张继科,瞥了瞥他哥手臂上的肌肉,打消了让他哥掐他一下的念头。


“咳。”

难道是刚才自己胳膊硌他脖子上那一下太重了?

张继科有些心虚地清清嗓子,手刚要习惯性地去搭方博的肩膀,就被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樊振东挤开了,

“方博,你···”

“诶诶让一下科哥,给我个地儿,谢了啊~”

樊振东挡开张继科,推方博,放凳子动作一气呵成,等张继科反应过来,他这边应经开始和方博抢筷子抢勺子闹上了。

而另一边周雨笑呵呵地给同样笑呵呵的郝帅塞了包烟就换来了郝帅挪开的空间。

“你俩怎么个意思~?”吴灏好笑地瞧着把方博夹在中间的俩人,倒也没多想,输了的队伍关系好的队员来蹭个饭“报复”一下,大家平时也都互相这么闹过。

“光明正大的打击报复呗~那么多奖金呢,吃不垮你们的,灏哥别小气啊——”

“就你俩?”

张继科倒是抓住了关键,只有他俩的话,自己莫非猜对了——

周雨看着张继科就是一哆嗦,脱口而出,

“就我们……”

“皓哥马上就到。”樊振东赶紧给周雨夹了一筷子菜打断他,另一只手在桌子下面给王皓悄悄发短信,周雨也赶紧住了嘴吃菜。

他俩配合默契,却没注意到夹在中间的方博,左看看右看看,越挑越高的眉头。


——雨哥别难过,咱们去蹭鲁能的好吃的~

——胖儿就咱俩?

——(拉小手)叫上皓哥,给咱们打个掩护~到时候咱俩隔着个人坐哈

——那,就去呗,胖儿~

——雨哥~(抱抱)

“方博吃鸡腿——哎哟我抢的可辛苦了!愣什么呢?”

“吃!吃吃吃!”

被周雨打断了脑内小剧场的方博也没听对方在说什么,赶紧低头往嘴里塞,又悄悄抬头看着小胖周雨互递眼色,有些小兴奋,又有些说不上来怪怪的感觉。

如果方博扭头的角度能再大一些,就能看见两个人装模作样推杯换盏的架势,已经挡了无数次张继科要给他夹菜的手,和还是猜到了两人目的后,巧克力纯度越来越高的脸色。


没一会儿王皓就到了,干脆利索地坐到了郭指导那一桌,那摩拳擦掌的样子看得郭刻砺背后冒汗,那还是礼貌地问了一句,

“皓哥,就您吗?”

“这好事儿哪能就皓子一个是吧!”

王皓还没回话,王涛就笑哈哈地接住话走了进来。

“咳,范指他···?”

谷指接过已经苦着脸说不出话的郭刻砺的班,继续客气。

“看家呀。”王涛边倒酒边接话,”诶大妹子再给拿两副餐具啊——快点儿待会儿菜凉了!”

···桌上现在不是只有凉菜吗?By大妹子

你们那几大包零食有什么好看的喂?!By去找王嫂玩了的郭嫂

范长茂:对啊!!


周雨倒是没有太去闹方博,先是低着头和樊振东发了会儿微信,就一直低着头再跟郝帅叨叨咕咕,到最后两人似乎达成共识一般相视一笑,郝帅就开始低头发短信。

上第一道热菜的时候,张超熟门熟路地就进来了,给众人打了个招呼就扎到郝帅边上喝上了。

而被张超拽来的崔庆磊抱歉的冲大伙笑笑,坐到了郭指那桌。

林晨和吴家骥和奥恰是跟着第二道热菜一起进的门。

想起喝了两杯就开始指使着张超掏手机的自家师哥,张继科可以肯定林晨是郝帅唆使张超叫来的,目的不明,至于吴家骥,还用想?!夹了一筷子菜笑着“戳”给周雨,周雨脸上讨好的傻笑已然出卖了他自己。

大块头的奥恰还努力缩了缩肩膀降低存在感,先是在门口尴尬了一小会儿,见除了一脸茫然瞪着门,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看他的郭刻砺,也没人和他多说,小心翼翼坐到了波尔边上,没一会儿两个老乡就聊得浑然忘我了。

——大哥—!

——老弟!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呱啦叽里呱啦叽里

——大哥!

——啊?

——咱能说德语不?!

——好好好我习惯了···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呱啦叽里呱啦叽里

······

这才对嘛!你俩还互相教中文,臭棋篓子对对碰吗?

坐在波尔边上的郭嫂努力维持着淑女形象,没有趴在桌上笑。

你憋笑能不能别掐我啊媳妇?!

郭指心里苦。

张继科看了非常自来熟的跟郝帅划酒拳的林晨一眼,朝张超做了个哭笑不得的表情,桃花眼里那哀怨劲儿啊——可是这边张超还没个反馈情绪,张继科眼角的余光就瞄到隔壁桌的崔庆忽然羞愧的低下了头,心里一凉,果然一会儿马龙也探头探脑的进来,还拽了国际劳模朱世赫来找场子,这还不算完,朱世赫前脚进来,刘国栋后脚就急吼吼跟了过来,嘴里念叨着不能欺负国际友人,别闹老朱什么的。结果进来就看到朱世赫已经和张超比划着聊上了,还没来得及感叹自己白跑一趟当翻译,就也被马龙一把按到了座位上。

此时的小包厢热闹无比,基本上大妹子们端上来一盘儿菜就解决一盘,虽然人多,倒不显得摆盘困难。张继科眼看着他的拍黄瓜啊炒时蔬啊一道道被扫了个干净,脸都绿了。

而马龙看了一眼周围的人,忽然咧嘴朝张继科一笑,掏出手机开始敲字儿。

没一会儿,林高远拽着闫安后面跟着吕翔就冲进来了。吕翔进来的时候还和林高远感叹,

“艾玛,我在旅馆泡面还没泡开呢就听说有饭局,都没舍得吃就来了,待会儿留着回去当夜宵——”

咔啪——什么声音?哦哦,好像是张继科的筷子断了。

“美女,再给他拿两双筷子,对,一双不够~没事儿他会赔给你们的~”马龙幸灾乐祸的声音在无比清晰的传达到了张继科耳中。

报复!全都是报复!谷指导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发旋顶,违心的叫来服务员让多加几个菜。郭指导眯着眼念叨这钱算谁的呢——能报上去吧能报上去吧,金大夫心情愉快地凑到谷指导身边点菜。

郝帅喝了一圈抬头看到眼前的情况也是有些懵圈,嘴角抽了抽,抄起筷子和酒杯跟张超互怼。

——不让你叫两个完事儿吗?!

——其他不是我叫的!

——那也是你整出来的!

——那咋整?!

——咋整?罚酒啊!

你根本就只是想喝酒吧···?

看着说着罚酒自己却一口气喝了的郝帅,张超一边腹诽一边迅速就给他满上了。郝帅这小子自己喝,这个可以有哈哈哈哈~

知道点儿情况的吴颢有些同情地给张继科夹了一筷子青菜,想了想,又夹了一筷子黄瓜。

看来张大哥脑子里那些个装醉揩油的桥段今儿是演练不成了,诶,心疼。

而我们坐在一边的方博童鞋,似乎也受到了这样氛围的影响,情绪激动的戳着手机。

张继科看着明显挤不下了,招呼服务员又开了一桌。瞧着其余的人都陆陆续续挤到了新桌子上,除了理所当然没走的马龙,还有···张继科对着着无动于衷吃得欢的周雨和樊振东挑了挑眉。

“你俩不过去?”

“科哥,这哪儿抢得过不是?”

樊振东指指已经奔赴新战场的王皓,表示很无辜。

呵。张继科眯起了眼睛。

胖儿你惨了······

对张继科很是了解的周雨心里默默同情了樊振东一把,又给方博夹了块排骨。

那一晚的樊振东痛并快乐着,在张继科抢了他很多肉的同时,他也灌了方博许多的酒,当方博终于醉醺醺答应了俩人的要求,肉也被张继科抢的不剩什么了。

让我们来看看方大大喝醉前干嘛了~

——东子,这两天更獒龙!

诶没人?换一个!

——猪!

——说人话!

——文思泉涌!

——大大!大大大大你终于回归本职工作了!

——去你的!乒乓球才是我本职!

——好好好你更文你说什么都对!写哪对?

——獒龙!嗯,雨胖雨。

——其实我很早就想吐槽你了,你写的一直都是无差,认清现实吧别分攻受了···

——有吗···?

——有本事随便你雨胖还是胖雨,写肉!

——没本事。

——还真是直接啊····不过你看到什么JQ有灵感了,求大大还原剧情!

——相视一笑,互相夹菜,眉来眼去,还有,继科吃肉····

——我要晕过去了!写写写!

——还有啊····

——66666


——博哥我晚上喝酒去了!

——你啥时候更?!

——唉,人呢?


张继科晨练路过方博房间就见他在里面收拾背包。

“方博儿,你居然起这么早?”

“别提了,昨晚喝醉瞎答应了小胖周雨今儿出去玩儿,哎哟困死我了····”

“···而你居然真的起来了?”

“帅哥把我弄起来的,说周雨电话轰炸他——”

小雨,哥待你那么好你居然串通我内部人员还想着挖墙角?!

目送方博下楼的张继科今天的脸也很黑呢——


拒收快递,水电已交,所以方博儿今天站对cp了吗?

TBC